玄白

片段合集

由于爬墙有点时间,又不太忍心就这么堆在文档里,放上来大家看看,如果对哪篇有兴趣在评论说一下,我应该会写完。

###

Madman

早上八点十分,中原中也按掉了闹铃,心情不能称的上好,毕竟他刚从一个未完的梦中醒来。

  关于梦ㄧㄧ如果说不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就是某个特定的画面或记忆太过印象深刻导致连作梦也能重现类似的场景。好巧不巧,中原中也的梦就是后者,也就是说他梦见了数年来为数不多让他印象深刻的场景,或者称之为过去的某段回忆更为恰当。

  那是一次双黑的任务,不能说完美达成却也不及失败的程度,那次他们两人都受了重伤,太宰治尤其严重,腹部有贯穿伤,脑袋也在爆炸的冲击下磕破了, ㄧㄧ那会儿他自己也被碎石打断了胳膊ㄧㄧ,双双都是失血过多不能再多拖半刻的状态。

  最后结束任务时太宰治扣下扳机,将手上沙鹰里为敌方首领准备的最后一颗子弹送进了他的脑袋,而当时站边上的中原中也看的很清楚,太宰治脸上的表情ㄧㄧ

  宛如一个狂人。

  ㄧㄧ中原中也是这么想的。


###

时光流水

“我说你他妈到是过去一点啊!”

  “是中也太矮了,被挡住是自己的问题。”

  身高181的男人,黑发,发尾带点微卷,些许苍白的脸被绷带遮了一大半却不减英俊,那双桃花眼有着勾人的魅力,而身旁那有些生气的男人,虽然身高远远不及另一人,但也同样英俊非凡,或许称之美的有些惊心动魄比较合适,皮肤有如精致的陶瓷玩偶一样白皙,湛蓝的眼珠像蓝宝石一样带着无法复制的精美。

  无论如何两个人并肩而坐都是赏心悦目,谁也没有落后谁ㄧㄧ如果除去正在幼稚着争吵的话。

  “我说你们两能不能消停些,是打算像小孩一样吵多久?”身着一袭纯白带渐层樱粉和服,眼角画着艳丽妆容的女性没好气的说着,毕竟也不是一两年了。

  “大姐,是他的问题啊!”

  “大姐,是中也的问题。”

  尾崎红叶抚额颇是无奈,“就说你们到底是感情好默契又佳。”

  “谁跟他感情好了!”

  “谁跟他感情好了!”

  又是一句一口同声,两人一阵沉默后又开始了极为无意义的争吵,例如什么ㄧㄧ“你别学我说话啊死鲭鱼。”,还有什么ㄧㄧ“啊?明明是死蛞蝓没脑袋只会学我说话的。”

  看样子这两个人是不会好好听话了。当红叶这么想并打算拿出长辈威严时,正巧眼角余光看见了转角的身影,讶异片刻便抬手掩住轻笑,那人见红叶已经发现自己身影,伸出食指压在自己唇上还给她一个俏皮眨眼。

  “哦呀,中也君和ㄧㄧ太宰君,你们进行的如何,拍摄完成了吗? ” 森鸥外自转角现身,说的好像刚刚没听见那些没营养的争执。

  两人一齐僵了那么一瞬,中原中也率先脱下了帽子转身一个恭敬的深深鞠躬并打招呼 ,“首领。”

  太宰治有些不情愿的勾起了乖巧的微笑跟上中原中也的招呼 ,“森先生。”

  “看样子是还没完成拍摄呢,爱丽丝可是很期待的喔。” 森鸥外勾起了有些烦恼的微笑一边体现了什么叫萝莉控大叔的对部下的任性命令。

  中原中也低垂的脸上好看嘴角抽了两下,追根究底他们两现在会在这边被要求“相亲相爱”的拍照片也是因为上次爱丽丝在两人进森欧外办公室里报告时以灼热的目光看了许久后突然迸出一句: “林太郎,让中也跟太宰一起拍一张照片吧,明明感情很好却不承认,帮他们留下一点感情好的证据让他们相信我说的话。”

  黑手党首领兼萝莉控完全没有思考就同意了爱丽丝的要求,导致了他们今天的任务全部推迟反而在这里拍照。

  “……非常抱歉,首领。”中原中也又一次将头垂的更低,反观太宰治却依旧笑笑的站在一旁不发一语。

  “没关系的中也君,现在开始就好啦。”森鸥外让人搬了把长沙发给被称为“双黑”的两人,自己跟尾崎红叶站在一旁美名监督,实则看热闹的行为。

  “好好发挥吧两位,请继续吧摄影师先生。”

  有了森鸥外的威逼利诱,两人还是配合了许多,坐在红色丝绒沙发上,一人一边,哪怕脸上表情还是那樣差,“喀嚓”的一声,还是为他们留下了18岁那年的青春。


###


Shooting star


他的眼里有一片星海,波光粼粼,我能说出一百首赞美的诗句,却没有一句能完整表达我心中的悸动,所以我选择让这份美只存于意会,而非让言明毁坏它。

  我们第一次相见时我便陷入那蓝色双眸里,然后没由来的我们互相讨厌。

  处处挑他的毛病,不停的用擅长的言语技巧讽刺还取了一个又一个绰号,他不笨,相反的不仅擅长思考体术还非常好,但他永远说不过我,所以我们总是打起来,最后一边瞪视着对方一边被自己的指导者带走。

  还记得开始搭档的第一年只要见面就少不了嘲讽打架,唯一一次和平相处或许只存在于某次我们的指导都看不下这恶劣的关系,把我们两人单独扔去夏日的庙会,美名增进感情。

  那天他难得没有穿西服,浴衣深蓝的单调布料却很衬他的气质,那时太阳已经西下,路灯亮起了有些澄橘的光朦胧的打他身上,四周的喧闹好像和他不是一个世界一样,他身处自己的恬静之中。然后他抬头看见了我。

“你迟到了,太宰。”,他说。

  难得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句 “我知道,让你久等了。”,没有任何讽刺意味,只是陈述着没有道歉的话语,

  是为什么呢?我不禁自问了,或许是因为那跟夕阳一样的发丝美的令我看呆了吧。

  “走吧。”

  他说着自己向前走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我露出了浅淡的微笑,我跟上前然后开口。

 “好啊,中也。”

  “他们的据点是一座分成上路和下路的城堡,上路进入城堡内部,下路有监控室和火药库,驻守人员也较少些,如果是上路就负责扫荡,下路负责资料夺取,详细之后再谈吧。”

  森欧外难得的将我们一起派至西方进行任务,通常这样的任务只会由我们其中一个去,至少现在我还不想参究那只老狐狸又在打什么想法,多花些时间跟中也一起比较痛快些。

  没有谁永远不变,即使我讨厌他的品味、他的人,在共同陪伴了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目前这短暂人生下,不知不觉的习惯他的存在,安然有他的陪伴,了解他的所有,讨厌不再仅仅是讨厌,那分感情夹杂了许多其他的情愫。

  正如讨厌到了极致那便是在乎,我想那里头也含有名为爱情的成分,喜欢看他被逗弄而火冒三丈的样子,迎敌时那桀骜不屈的骄傲身影;信任他的每一个配合,把背后交给属于他后背的温暖。

  我会在他不记得时巧巧的在发稍落下一个轻吻,会为他偶尔的天真善良感到无奈又骄傲,即使我们依旧吵嘴,互相厌恶着,但我对我们能相伴左右感到庆幸。



###


漫漫长歌


音乐静静的流淌在空气中,已经轮转了好几遍,我却不舍换曲。

  情歌一样的调子词却道尽了心中的感觉,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像认为自己在意了非常久的东西却在时间流逝下某一日突然发现,“啊!我已经不这么在乎了。”

  说不上伤心,也算不上感慨,明朗了却又惋惜。

  我回到横滨已经半年,呆在自己的房子里,环绕音响播放着乐曲,天气并不炎热所以我开着落地窗,把躺椅搬到窗前,三月的午后暖阳洒进木质地板的室内,手上捧着一本诗集却已经久久没有翻页。

  我做了一个梦,有关他的、和我的当时。轻轻的抬起了眼皮,一抹轻巧粉色映入眼帘,一片樱花瓣从窗子落在了打开的书页上。

是啊,那时也是个樱花盛放的时节。

*

  “听说今年入学的一年级有个长的特别帅的人啊。”

  “真的真的!我记得他叫……”


     太宰治。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同年级的帅哥,高中入学一个月就掳获众多女生的心,同时也粉碎不少女性的心,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许多人前仆后继的围绕在他身边,想妄着自己是那个能让他付出真心的人。

  就算身处同一年级,不同班级交友圈也不同,我和他根本没有说过话,我也认为我们就只是生命中路过的过客而已。曾经在放学时和三五好友放学时碰巧与被围绕在女生群间的他对上了眼,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没有任何兴致,甚至带了对身旁人群的不屑。

  他礼貌的对我笑了下,哪怕他发现了我对他态度的不耻,我也是在那时认知到这个人的恶趣味,并将他归类于反感的人里。

  我在校外有份兼职,工作内容是休闲西装店的模特,某方面来说很感谢他们接受了身高并没有到标准的我,不过我坚信未来的三年肯定是能长到男性平均身高的。店家顾虑到我还是个学生因此打工时间都是在假日,而我真正与太宰治接触,便是在某次工作的空档。

  “中也君,头稍微抬高一些…,很好!休息十分钟,辛苦了。”

  老板喊了休息,我摘下头上的绅士帽向工作人员鞠躬互相道辛苦了,负责化妆的小泉小姐立刻上前帮我补妆。

  “不愧是中也君,不仅生了张漂亮的脸蛋,资质也这么好,以前老板可是很难一次就搞定的。刚刚的照片就很完美,眼神跟动作都很到位,都快迷上你了呢。”小泉小姐亮着双眼,即使兴奋的说着话手上的工作也都没下。

  “妳过奖了,我还有很多要学,不过还是非常谢谢。”我对她露出微笑,正好她也结束了手上的工作顺手递给我一瓶水,她笑著称赞着有礼后便离开收拾去了。
  
    正当我苦于这炎热的天气,不停将手中矿泉水到入喉中时,身后有只手拍上我的肩膀。
  

    “呦,隔壁班正在违反校规的中也同学,你好啊。”

    樱花在那人的身后落下,可我只看到他鸢黑色的眼睛,里面装着一个我,和他微笑起的嘴角弧度,是那么好看。

    太宰治。

###

太宰治的21天暗恋

“国木田先生…不用去制止一下吗,那边那个?”白发的少年攀在墙角,用以为不会被发现的目光看着咖啡厅里的卡其色身影。

  “放着不用管。”金发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回覆,顺便抓着小老虎的领子拖回自家侦探社。

让时间倒转二十天ㄧㄧ

  “呐呐,不觉得很无聊吗敦君。”面貌英俊的男人懒洋洋的用手肘撑着下巴,仿佛要融化一般一点劲都没提起来。

  “您就消停些吧太宰先生。”中岛敦小口小口的啜着杯里的冷饮,没什么效用的安抚自家前辈。

  “可是你看我们已经在这里盯梢盯了一下午了可是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收获啊。”太宰治用指尖轻弹了已经空了的咖啡杯缘,即使散发漫不经心的气息却也因为好看的脸蛋让经过的女性们回头率百分之百。

  叮呤 ㄧㄧ

  咖啡厅棕色木门上有个声音清亮的风铃,开关之间都高声的强调自己的存在ㄧㄧ然而一点都不突兀ㄧㄧ,明明和已经过去一下午的每一个开门铃没什么不同,太宰治却不自觉的抬头望向了门口进来的身影。

  “不然太宰先生您真的无聊的不行,接下来就交给我,您可以先回去……太宰先生?”中岛敦发现对面人的静默,抬头起来却看见太宰治难得一见的,不,是从来没见过的表情ㄧㄧ头还从黏着一下午的手肘上抬了起来ㄧㄧ,对了,就像一见钟情的表情!

  顺着太宰治带着细微惊讶的视线看过去,他看见了一个脸蛋漂亮到可以用精致来形容的女生。

  ……不会真的一见钟情了吧! ?

  正想说点什么来阻止对面前辈接下来的行为ㄧㄧ中岛敦能肯定一定会发生ㄧㄧ,也就是殉情的邀请,但太宰治没有给他一点机会,“ 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太宰先生!”中岛敦有些欲哭无泪的做最后挣扎,可太宰治已经用工作时从来都不会有的积极快步走向那名女性。

  不得不说那名女性真的有让人看直双眼的资本,夕阳一样的发色,蔚蓝的眼,虽然带了点不能靠近的冷淡,却还是能从她在门口为正要离去的客人抵住门,以及礼让端着咖啡的店员先行的举动中,明白她不经意的温柔考虑。

  可太宰治做了件出乎意料的行为,他压根没和那位女性对上眼,只是经过她身边时眼神追逐了一下她的身影,便转身向结帐的柜台走去。

  向柜台交代了几句话后便向中岛敦招手,示意着结帐离开。这可说是中岛敦看过最冷淡的太宰治了,当然,是仅限女性来说。

  他没有多想,只当那名女性可能有些像对头那中什么原中什么也的前辈,所以太宰治才这么冷淡没兴趣,可事实却狠狠的赏了中岛敦一掌。

  太宰治从那天起,每天都到咖啡厅报导,每天都等着那名女性在下午3点出现,却又在那名女性到来时走向柜台交代些什么,又坐回位置,有几点那名女性与他对上眼,太宰治也只是礼貌的面带微笑,并且是一丝轻浮都不带的微笑,可说是有礼到了极致,跌破中岛敦一直认为自家前辈是个不正经的人这个认知。

###



  冰冷的雨打在身上,冻的让人几欲无知觉,雨中的男人反而勾起一抹笑容。跶跶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在男人的头上撑起一片遮蔽。

  “你是笨蛋吗?”张狂的焦糖色发上沾染了水气,水滴自末端​​滴落到不知何处。或许跟头发主人的疼惜一起落进了心潭里吧。

  “反正你来了啊。”暗棕的瞳深处满溢着温暖,不顾身上的水珠,弯下腰在他的爱人鼻尖落下一吻。

  “回家吧。”黑色的发丝缠上了在额前的焦糖色发丝。亲昵的将鼻息呼在对方面颊上,冰冷的身体似乎带回了一点温度。

  那宛如夜空般有星星闪烁其中的眼睛泛起了温柔与笑意,他说:“ 好。”

###

不孤寂的人们

他已经不求不失去任何人,他只希望他足够强大,强大的能保护身旁的人们,至于失去的,他只能当作没有这个缘份能与他们一同走下去。

  “死伤情况如何?”中原中也紧蹙着好看的眉,拍了拍有些弄脏的帽子说。

  “我方两人死亡,其余都是轻伤。死亡的两人分别是佐藤菜菜子以及田边佑介”一名手上拿着几张资料纸的部下在中原中也身旁详细报告。

  “查查他们有没有家属和爱人,有的话好好的补偿他们。”顿了顿又说,“我之后会亲自去拜访,在那之前安排好一切。”

  “明白了,中原先生。”在他身边的部下边恭敬的退下边向一旁的医疗小组使眼色,收到命令的几人紧接着围到中原中也身边。

  “中原先生,赶紧治疗您的手臂吧,出血量挺严重的,尽早做处理以免留下后遗症比较好。”得到干部大人的首肯后几人迅速的剪开衣物,确认没有骨折便立刻进行初步的治疗。

  中原中也听着部下们善后的杂乱声响,眼前横滨港的日出带着鹅绒一样的颜色自海面无声的升起。上臂的伤是为了保护部下而被流弹擦过的,但他还是未能保全所有人。

  精致的脸蛋面无表情,尽管临时的歼灭战能做到只损失两人已经足够优秀了,但他终究无法释怀。可不释怀又能如何,黑手党的任务还是一天天的分发下来,而他身为干部要见证的死亡不会止于今日。他已经不求不失去任何人,他只希望他足够强大,强大的能保护身旁的人们,至于失去的,他只能当作没有这个缘份能与他们一同走下去。

###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这是废稿了)

太宰治十一岁的时候第一次遇见了中原中也,他被一旁穿着枫红色和服的美人牵着软呼的小手,夕阳般温暖颜色的头发有些不听话的翘起了跟指腹一样的弧度,而一双蓝色眼瞳清澈的可以看见里头闪亮的星空。

  啊,好漂亮的一个人。

  太宰治这么想着的同时与中原中也擦肩而过。而一个月后当他知道那长相精致的不得了的孩子跟他同性别,ㄧㄧ都是男的ㄧㄧ,外加个性一点也没外表温顺,还因为成了搭档互看不顺眼打了一架后被打击的躺在床上发了一天的高烧。

  不过中也气呼呼的涨着小脸看向自己时还是挺可爱的。

  躺在床上烧的有些迷糊时,太宰治看着病床旁照顾自己的中原中也,还是在心里如此评论。

  黑手党嘛,杀人越货玩女人,一点都不稀奇,太宰治也不没落下,交上了一个波涛汹涌的漂亮小姐姐当女朋友,反倒是中原中也,除去爱喝酒,偶尔抽抽烟,其他都标准的像个好宝宝模范生,放在黑手党里头就是个奇葩。

  那是十五岁的时候,太宰治跟住同个屋檐下的搭档说自己交了个女朋友时,中原中也满脸错愕的打破了自己手上正在洗的盘子,不过当他接着补上一句“反正就是玩玩而已”后,中也脸上又换成了惯常的对他鄙视和烦躁。

  隔天再看见中也时他发现中也的左耳打了个耳洞,上头是小巧的黑色耳钉,衬的刚长开的少年多了份叛逆感,恰巧这叛逆感放在中原中也身上既高贵又带了诱人的气息。

  太宰治左右看了看搭档觉得好看的紧,于是在右耳打了个洞,问老板要跟中也一对的耳钉,可惜只得到了已经没有了的答案,最后只好选了个同款不同色的。不过也因为这个举动,那一阵子当两人去和首领报告时森鸥外都用一副暧昧的笑容对着他们。

  中原中也是完全没察觉,而太宰治知道却也笑笑的什么也没说。

  不过当太宰治想着自己交新女友后中也又会有什么举动后向中也报告了自己的新欢,这次却笑不出来了。

  中也也有了交往对象,对方还是个男的!

###




  在这花花绿绿的世界醉酒着,灯红酒绿,城市里建筑狭隘了视野,被局限的天空再也不见繁星点点,只剩污浊了的可悲人类于泥沼中深陷ㄧㄧ却不自知。

  白色雾气自围巾后方的吐息间漫出,鼻子被冻的有些通红,他的眼睛比夜空还美,因为里头缀满了星斗,为了让那双眼永不被尘世所灰蒙,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太宰治是这么想的,因为中原中也是他那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


就到这,这里头最开始写的跟最后写的间隔有一年以上,鉴于我爬墙有快1年了,多多包含。
我会一直喜欢太中,但是我是个失格的文手,如果有喜欢的可以在评论跟我说,谢谢你们!

评论(6)
热度(14)

今天起我不刪文,發之前要過腦

© 玄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