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我主頁也CP了一把有發現嗎

【太中】tabacoo in the rainbow day

刚刚重新检查后发现错字好多 改完了重发 谢谢你们♡♡

一发完结,7000 +注意
然后我是一边听大提还有小提的卡农写的,可以当bgm听听
是糖相信我!
以上!!



ㄧㄧㄧㄧ

  “啧…好好的天气突然下什么雨。”听着雨点落下的声音,中原中也面色不善的站在店家突出的铁皮棚架下避雨,大衣披在肩上,黑色毛料上还沾覆没有被吸收的晶莹水珠,他抱着双臂叼着身上仅剩的倒数第三根金蝙蝠。

  在任务执行完正要回去时天空突然降下了倾盆大雨,让他不得不找个地方避一避。不是他身为一个男人却矫情的不敢让自己淋湿,而是他不愿、也无法淋雨。

  中原中也不喜欢雨天,哪怕不出门也不喜欢。
 
  因为他的右膝曾受过伤,子弹打穿膝盖骨的贯穿伤。

  纵使他中原中也是黑手党公认的体术最强,但罗马不是一日造成,他也是靠着努力一点一滴走过来的,最初的他,不是无人能敌的五大干部之一,不是在战斗中毫发无伤的胜者,他也有败北过、受伤过,感情汹涌的在胸中翻腾的年少轻狂时代。

  而那毕竟是难以恢复的地方,所以一到下雨天,湿冷的空气便会刺激那永远不可能好透的旧伤,严重时还会连带让他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抽痛。

  很显然的,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

 

  “中也,说了多少遍,你得撑住手枪的后座力,不然你想射偏多少次 ? ”

  港口黑手党练靶场,十五岁的太宰治站在正在练习准度的中原中也身后,只有他们两人的空间环绕着太宰治那不带留情的回音。

  中原中也不甘心的咬了咬牙,但太宰说的是事实,在上次的考核中,他的射击十发只命中红心两发,反观太宰,十发十中,不仅如此,前次任务中需要用枪,但他却完全脱靶,反而让他们两人陷入困境。

  偏头看了身后的太宰,他的右手打着石膏,虽然他终年都在受伤,但这次是因为自己失误而造成的,想到这里就无法忍受自己枪法不行这件事,也才有他们两人现在包了练靶场的情况。

  “……………”

  “唉……” 太宰治叹了一口气,走向前一把拿过了中原中也手上的枪,用左手把弄一番后对准了远处的靶子,头转过来,一双如深沼的黑瞳直勾勾的注视他,里头的漩涡像在嘲笑他的无力与弱小。

  “看好了中也ㄧㄧ枪是这么开的。” 说完手指扣动扳机,打直的手臂因反作用力而向上弹起,迅速落回原位后又不停顿的开下一枪。

  没有消音器的枪响像要震破耳膜,但太宰治还是看着他,没有偏移,眉头丝毫没有皱动。

  子弹全数射击出去,中原中也侧头看了显示器ㄧㄧ十发十中 !

  “………够了。”他捏紧了拳头,没有戴手套的手指用力的发白,垂下的浏海遮挡了他的神情,但不难感受那受够了的情绪。

  “你说什么?” 太宰治危险的眯起双眼,原本就不带笑的嘴角现在更是僵硬的抿住,表情有些愠怒。

  “我说够了!你可以滚了 ! ” 中原中也也带着愤怒吼道,回音凝结了空气,室内安静下来,但他们却连对方的吐息声都听不见。

  他还以为中原中也不是这种人,不是因为一点打击而轻易放弃的人,看来他太宰治也有看错人的一天。最后是太宰治嘲讽的笑声打破了沉寂 : “蛞蝓果然只有这点程度啊。”

  留给中原中也的,是一个已经顿失所有趣味的背影。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平复情绪,一双冰蓝色的眼睛透出的是沉着冷静的理智。

  哪怕自己在体术方面极具天赋,近身战中刀又用的多好,可现在的他仍旧比不上太宰,那个已经是准干部的青花鱼。

  再一次换过弹夹并将枪口瞄准靶子,他闭上眼回想太宰为他示范的每个动作,最后睁开眼。

  他想跟太宰比肩,而不是成为永远落后他一步的输家,他要靠着自己变的更强。

  “这次的歼灭行动就靠你们两个完成了。”森欧外难得散发着温和的气场下达任务命令,其原因是两个身为搭档的少年明显冷战着的氛围。

   “是。”中原中也温顺的低下头,一旁的太宰治半晌后也开口: “明白了。”

  离开了首领办公室的两人很有默契的瞥了对方一眼,接着同时嫌恶的转开头。

  “我先告诉你,没用的蛞蝓如果什么都做不到,至少不要拖后腿。”太宰治用嘲讽的表情看着中原中也,现在的中也对他而言仿佛是颗无趣的棋子。

  难得的,他没有炸毛的反驳他,而是用那双澄澈的蓝眸看进了那双深沉眼睛 : “太宰,话不要说的太满了。”

  在这一触即发的空气中,他们在任务开始前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看的一旁的部下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任务了。

  他们其实不是要去歼灭敌人,而是要去砍自家同伴的吧 ?

  
  
  任务进行的很顺利,在两人的带领下一群人血洗了敌方据点,只剩解决残余的杂鱼而已。

  然而意外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他们在寻找的敌方剩余人手中有一名异能力者,其异能为隐形自己,因此就算他因触碰到太宰治而被解除异能,他也已经拿着枪抵上太宰治的太阳穴。

  “把武器放下 ! ” 男人怒吼,用亟欲破音的嗓子咆哮着让站在正对面的中原中也放下手上染满鲜红的刀。

  “啊,多么美好的机会,你就快点解决他吧中也,不必管我。”太宰治苍白而俊美的脸蛋露出了喜悦的微笑,黑不见底的眼眸似乎透出了微光,仿佛,是确实的喜悦不能。

  中原中也好看的脸扭曲了一下,若不是情况不允许,他一定会大肆唾弃一番ㄧㄧ他已经看不爽太宰这种行为很久了,随意放弃自己的生命,这种事不存在于他中原中也的人生选项里。

  切,打从心里合不来。

  他丢下了手中的刀,金属碰撞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回响在废弃工厂里,刺耳的不行。

  “在我说可以之前,你们ㄧㄧ包括你的部下,要是敢动一下,就等着你们的同伴脑袋开花。”幽黑的枪口紧抵着太宰治的脑袋,这似乎让他不太愉快。

  “你要是一枪打死我,下一瞬间就会被射成蜂窝喔,虽然我是巴不得你开枪。”勾起了笑容,太宰治向后一瞥,他明白对方的精神紧绷的程度,只要再稍加挑拨,然后等着那根线断裂的瞬间ㄧㄧ

  “闭嘴 ! 一个人质吵什么,臭小鬼。动手 ! ”

  那声“动手”很明显不是对自己说的,太宰治很快明白前后关系,却阻止不了。

  “中也躲开 ! ”

  中原中也此刻很想笑,毕竟能看到太宰难得紧张的神情可难得一见的,可现况实在是令他笑不出来,他是擅长体术,但不代表他的头脑比太宰差到哪里ㄧ ㄧ对方或许还有一名狙击手,只怕下一秒爆的不是太宰的头而是自己的。

  冲击自右膝传来,或许是肾上腺素的原因,他并不觉得有多大的痛楚,硬是撑住自己失去平衡的身体ㄧㄧ不然青花鱼浑蛋说不定会被爆头,哪怕那样正合他意。

  计画开始的条件达成了,中原中也抬眸看向太宰的眼睛。

  或许在敌人的眼中他看起来是为了同伴死撑着,但两人实则在用那连自己即使嫌恶却不得不承认默契到该死的地步的思维传递自己的计画。

  “别失败了啊,我可不想死在小矮子手上。”仿佛在太宰的眼里读到这句话,中原中也额上青经浮起。

  “他妈才不会失手 ! ”毫不客气的同样以眼神回以颜色。

  “哼!气势不错。” 敌人自以为自己已经控制全场,而他听出那敌人语气中的松懈,双膝一跪,表现出自己无法再战斗的样子,片刻后的瞬间,他从发间看见那人抵住太宰脑袋的枪口松动。

  那瞬间,中原中也自怀中掏出格洛克17,行云流水的动作还带着一丝优雅,正如他的导师一般,仿佛拿出来的不是杀人的枪枝,而是白净的手帕。

  碰ㄧㄧ

  子弹出膛的声音,太宰治感受到后颈有温热的液体喷溅上来。

  “太宰! ” 中原中也把手上的枪向太宰治抛掷出去,角度有如计算好一般,枪柄不偏不倚滑入了太宰治的手掌,没有浪费任何一秒钟,对准方才暴露自己位置的狙击手,用骨节分明的食指扣下扳机。


  “把剩下的残党都找出来,要是漏了一个ㄧㄧ”太宰治眯起好看的眼睛,不带一丝暖意的扫视部下们,“回去全部都来找我领罚。”

  黑手党上下都知道,太宰治,这个创造了多少用鲜血组成的清单的男人,其手段有多么可怕,就算是对内部人员也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是 ! ” 全员敬畏着、略带颤抖的答覆,只为了让自己精神抖擞些,不要漏掉了哪个敌人。

  “好了…没想到居然会被中也救啊感觉真恶心。”太宰治带着调笑的语气转过身去,映入眼帘的是那娇小的身躯蜷缩在地抱着自己的右膝,脸上因痛苦苍白与冷汗津津的画面。

  一把将人的上半身拉起靠在自己怀中,挪开他紧压在伤口上的双手,出血量不算太大,但伤口就在膝关节上,这对以体术见长的中也来说可谓是他未来的致命伤。

  “呐太宰、你说…哈哈我、以后还有办法在黑手党活下去吗?”中原中也自嘲,虽然他还不知道严重与否,但伤在关节上便注定了会对未来有影响,光是这点,在人才辈出的黑手党里想要攀上干部的位置会有多么的困难。

  而对中原中也这样一个骄傲的人来说,处在他人之下卑躬屈膝,同死了没两样。

  太宰治明白这一点,轻柔的将中也垂落的发丝拨回耳后 : “小矮子你是脑袋坏了吗?要是你只有这点程度早就被我弄死了,还用等到现在 ? ”

  转动了下有些僵硬的颈部又说 : “那个技术差劲明显不是真正狙击手的家伙打偏了,你不会有事的,放心吧中也。”
  
  “这是谎言,还是预言 ? ”中原中也攒紧太宰治胸前的衣服,笔直的西装顿时多了许多皱折。

  “这是预言喔,你也知道的,我的预言一向很准的ㄧㄧ”他露出了会让所有女性沉沦的纯粹笑容,虽然只有他知道看过这笑容的世上只有中原中也一个人,“ㄧ ㄧ而且你是我看过生命力最顽强的蛞蝓了,该不会是蟑螂变种的吧。”

  “青花鱼去死 ! ”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若不是现下没有力气,不然他肯定会一顿揍附带一只中指。

  “哈哈,行了中也你安分点躺着别动。”太宰治把披在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让中也枕着,站起身捡起落在一旁的刀和工厂角落随处可见的木板,最后回到他旁边蹲下,手上的刀划开那伤腿膝盖下的裤子,又扯下自己手上还干净着的绷带,抬头看了眼脸色发白,双目紧闭的中也。

  “会有点疼,忍着些。” 说完就拿着绷带缠上那血正款款流出的伤口,同时头上传来中也的闷哼,手上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下,随后加快包扎的速度,然而手打着石膏动作没有预期的方便,绷带也无法顺利缠绕。

  太宰治 : “……啧。”

  听见声音而睁开眼的中原中也看见的就是太宰正拿着刚刚的枪要对着手ㄧㄧ正确来说是右手臂上的石膏开枪。

  “等等 ,你的手还没好吧太宰 ! ”

  太宰治低低的笑了起来,仿佛刚刚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

  “早就好了,本来最近几天就要拆石膏了,多打着几天就能让多让中也当劳力几天的,真可惜啊。”说完就对着手上来一枪,子弹沿着边缘擦过,纯白的硬块显露出深黑的裂缝,又是一声枪响,大片大片的碎块落下,那被紧锢了一周半的手臂重见天日,病态的苍白肌肤上有多道疤痕,新旧交叠,修长的手指重新缠上了绷带,拉紧,绕圈。

  太宰治看着再次因疼痛而咬紧唇的中也,他用那温柔带磁性的嗓音开口 : “中也要是刚刚失败了,我们就得一起殉情了。”

  中原中也有些虚弱的笑出声,“那还真庆幸我成功了,我可不想和一只青花鱼殉情。”

  太宰治用鼻子轻哼,手上的包扎也到了最后阶段,“那还真可惜不是,没有和这么帅气的我一起殉情。”

  “自己去死还差不多。”

  太宰治看见那双自己喜欢的蓝眸带上一丝倦意,将手抚上他的额头,并再一次将他揽进怀里,“睡吧,你不会有事的。”

  怀中娇小的身躯点了头,发稍在他的颈部磨蹭,有些痒。

  “你说,我跟你并肩了吗?”猝不及防的,以为睡去的人说出了这句话,他勾起了笑容。

  是啊,他怎么可能会对中也失去兴趣呢?他可是一直带给自己无法预期的惊喜的人啊,“当然,所以我的身边至今为止都只有你啊。”

  手掌覆上了他的眼睫,羽毛一样的触感扫过掌心,有些痒,他想。

  “晚安,中也。”


 
“喔呀,太宰你不进去看看中也吗?” 尾崎红叶带着笑容看着站在病房外头的太宰治,少年脸上的表情有些别扭,进去不是,不进去也不是,毕竟如果没有一点来探望的意思,就算是用拖的他也不会来,说到底也是半个自己带大的孩子,该了解的性格她还是了解的。

  “好了太宰,去买一束花再来吧,两手空空的探望病人可不像样啊。”说完后涂着红色豆蔻的手拍上太宰的肩膀,年长了几岁的女子便先行离去。

  太宰治最后还是没有去买花束,但他终是进了病房,难得的轻手轻脚,没有打扰到里头休息的病人。

  因为受伤,中原中也没有察觉到来人的气息,而在太宰治看来,中也或许也没有余裕去警戒其他外来事物了。

  中原中也很少会被看见软弱的一面,应该说是根本没有让别人看过,就算是当初在接受尾崎红叶严厉的训练,亦或是在过去的战斗中陷入怎么样的险境,太宰治从未看过他示弱,然而他那骄傲的搭档正因为疼痛和在任务中的狼狈样ㄧㄧ落泪。

  没有发出任何呜咽声,也没有任何大动作,但太宰治能看见晶莹的滚珠串成一线自泛红的眼角滑落,最后渗入纯白柔软的头枕。

  这是他没见过的中也,但他知道中也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中也能靠自己走过低潮,毕竟他还要赶上自己。

  安静的出了病房后,太宰治向服务台问了中也的复健时间。

  “我知道了,谢谢。”纵使看不出是否真心诚意,但仍旧是个好看的表情。

  护士很是欣慰的聊上了几句,“小弟弟你和VIP病房的孩子……中原君是吧,是兄弟吗?挺关心弟弟的啊这位哥哥。”

  太宰治愣了下,毕竟平时部下毕恭毕敬的面对他,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种随便的语气和他说话了(中也除外),后又想了想,哪怕这是黑手党旗下医院,基层人员其实并不知晓他们的老板其实是黑手党一事。

  “我们不是兄弟,准确来说中也还大了我两个月,我们是……搭档。”客观来说,大概再也找不到如此适合的搭档了,强大,骄傲,聪明,理智,丝毫没有落下自己,而主观来说ㄧㄧ自己或许无比的被那双大海一样的澄澈眼眸所吸引,太宰治是这么想的。
  

  翌日,太宰治又来到了病房,进行美名探望,实则看好戏行为。

  “太宰?你脑子烧了?”中原中也在分不清时间的大量睡眠后睁眼第一个看见的居然是太宰治的脸感到惊讶,以至于不怎么友善的话语在睡醒后常有的片刻茫然下脱口而出,虽然他平常对太宰也不是很友善。

  “中也真失礼啊,我可是推掉了各种工作不辞辛劳的接下了探望和照顾你的责任啊。”太宰治这才舍得把目光从手上的书页中抬起,细看的话还能从书背上看见烫金的“完全自杀手册”几个字。

  “少扯了,你不就是为了偷懒不写报告。”中原中也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透露了一种“你当我白痴吗”的鄙视表情。

  “真不愧是我的搭档,这么了解我。”勾起了一个特别真切的微笑,太宰治把书收起来,从一旁的小桌上拿起一束能感受带点典雅气息的花束。

“拿去,探望礼物。”

  中原中也这才注意到这束花,水仙为主体,小巧的紫色铃兰在一旁点缀,还有几朵自己叫不出名字的花,不过整体来说他是喜欢这束花的构成的。

  “挺有眼光的。”指了指一旁的花瓶示意太宰治插进去,勾起的嘴角透露出自己心情不差。

  一旁摆弄花朵的太宰治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那是红叶姐的作品。”

  “是吗ㄧㄧ?”中原中也将尾音拖长了半秒,毕竟大姐的喜好属他最清楚了,大姐插花的选择永远不会是这样清新脱俗带着纯洁风格的花朵组合,那是壮丽而凄美,像悲伤却坚强的艳丽美人,一见便过目难忘。

  他曾听过见花如见人这种说法,一个人插花时所选择的花代表了他所想着的人,最终呈现出的风格会是他认为的那人拥有的气节ㄧㄧ等等!他在太宰眼里是这样的风格吗! ?

  有些诧异的看向正把花插进瓶子里的人,中原中也有点震惊。这是红叶姐插花的手法他是认的出来的,但是花很明显就是太宰选的,估计太宰这会儿还没发现自己已经察觉这花是他选的了。

  尾崎红叶很少插花,而她所有的作品自己都有幸能欣赏到,或许说有见过的只有自己和首领比较正确,因为红叶姐所有作品都是在许久以前他还没认识太宰前被单独训练时所做,而红叶姐若受人所托,肯定是叫那人自行选择用花,这点他十分清楚。

  莫名难为情啊ㄧㄧ。中原中也捂起了微红的脸,从指缝间瞄向太宰,后者正好转过身来。

  “中也这是干嘛,如果是模仿蛞蝓的话就不用费力了,已经很像了。”随意的在衣摆擦了手,太宰治眼神瞄向病床旁的小钟。

没等到中也还嘴,病房的门先被礼貌性的敲响后打开, “中原君,复健的时间到了喔。”

  一橙一黑的脑袋同时“唰”的一下转向了门口,中原中也多年的搭档直觉让他脑内警钟大响,然而他还来不及做些什么太宰治就跃到护士面前,一脸好孩子的模样说出他此刻最不想听到的话。

  “我陪中也去吧!”


  “中也加油~~”太宰治有些幸灾乐祸的靠在墙边,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而中原中也把自己撑在栏杆上,一步步艰难的走着。

   “你他妈如果这么闲就把我的轮椅拿到另一端。”咬牙切齿的讲出这句话,他又向前走了一步。这混帐就是来看笑话的,下次要是再为这只青花鱼挨子弹我就不姓中原!

  一边在心中用各式词汇谩骂眼前有张好看的脸的人,中原中也一边带着扭曲的面部表情缓慢的向前走。他的脚因为上次的吗啡药效已经过了,每一步都是锥心的疼,虽然他知道他得走,但他需要一些东西来分散对疼痛的注意力,在心里怼太宰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本着“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心态,不口头上表示几句总觉得对不起自己。

  “青花鱼,你下次要是又再任务中找死我就直接帮你上路,听见没。”精致的脸蛋一有瞬间的扭曲,说完话便紧紧的咬住下唇才不至于痛呼出声,让中原中也自己都觉得不应该说话的ㄧㄧ不然太宰一定会笑他连这点痛都忍不了。

  “虽然轻松又不拖泥带水的自杀是我的理想,但被中也杀死太令人不愉快了,所以不好意思,敬谢不敏。”说毕还附赠一个仿佛要开花的笑脸,当然,是乐的。

  看够了自己想看的,太宰治终是慢悠悠的把轮椅推到另外一端,见中也那速度不知道走过来得花多长时间,他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上头,刚巧赶上中也抬起头看他的瞬间,于是他就看着眼前的人紧抿着唇,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憋红的脸蛋气呼呼的鼓起来,眼神却散发着不服输的光。

  一直都下着雨的天空放晴了,金黄色的光破开了乌云,自隙间洒落下来,落在城市的角落,落在还未蒸发的雨珠上,落在了和夕阳一样颜色的发丝上,蔚蓝的眼在之中闪闪发光。

  那一瞬间,太宰治觉得他看见了世上最好看的人,眼前的人浑身散发着生机勃勃的气息,美的像天使,却也可爱的不行ㄧㄧ想陪伴着一直走下去的人。

  看着已经来至眼前的人,他觉得连自己的眼底也跟着散发出光彩,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活了起来,一下下的跳动着。

  “中也!”

  “这么急急忙忙的,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彩虹啊。”医院楼顶的花园,绣球花正怒放着展现自己,花瓣上未干的水珠正因为折射一闪一闪的发光,伴随着风的轻抚,片片紫色花瓣在空中舞动了起来。

  “刚巧想让中也看一看罢了。”推着他上来的太宰治走到他身旁,鸢色的眼眸也看着天上的虹彩,好像有那么点喜悦在里头,语气里是难得的温和。

  “这倒是要谢谢你啊。”少见的向自己的搭档也温和起来,或许是因为那人现在嘴角的弧度就像个孩子一样,没有一丝假装。

  “太宰。”随手拨开脸上的发丝,中原中也看着无声彰显自己存在的七色折射光,忽然察觉在这充满鲜血的日子中,自己难得有这么恬静的时刻。

  “嗯?”

  “对象是你的话,不知道再过个几年,还能不能一起看到这样漂亮的彩虹。”

  太宰治在他心中永远都是飘泊不定的,哪怕下一秒他要消失,自己都留不住,像烟一般,就算伸出手去,也只会从指缝见溜走。

  回覆他的是太宰点烟的声音,他偏过头去看,反而手中被塞入那点着的烟,他有些疑惑。

  “能让你暂时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

  这是他第一次抽烟,烟草燃烧的味道,不习惯的尼古丁充满整个肺叶,呛的他都流泪了。

  “哈哈,中也好笨。”太宰治倒是笑的直不起腰,最后在中原中也要杀人的目光下扶着自己笑痛的复侧,慢慢止住自己过度的笑声。

  “嘛,说不准呢,说不定哪天我就自杀成功了,不过ㄧㄧ”

  他认真的注视眼前的人,嘴角笑的真诚,“如果有这个机会,那时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


  见手上的烟燃到烟嘴位置,便熄灭了烟,看着还在不断落下的水珠,中原中也从口袋拿出了烟盒,才刚把滤嘴叼上,旁边便出现一个砂色身影,男人漂亮的桃花眼看着他,棕色的发丝在水气之下比平时更加​​卷翘,他用低沉带着熟悉磁性的声音开口,“也给我一根吧。”

  点烟时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要靠上了,当火光照上中原中也的面颊时太宰治抬眼看他,眼睫比一半女性还长,这个人从来就没变过啊,他想。无论是外貌,个性,还是他整个人,一直都一样啊。

  雨还是下着,两人之间无话,但却像四年前一样,沉默不会为他们带来任何尴尬,一切都是舒适的。

  烟兜转在两人之间,最后消失在雨幕之下,这个瞬间,没有人属于黑手党与侦探社,但深刻脑中的记忆又让他们属于黑暗与光明之中。

  “中也,脚痛吧?”呼出了一口气,白色烟雾弥漫眼前,太宰治同样也忆起那段时光,所以他才在这里。

  “不都你这蠢货的错。”眼神轻瞥身旁的人,但他的语气没有责怪之意。

  “回去帮你热敷?”

  学着刚刚太宰的动作,他也呼出肺部的烟雾,“这还差不多。”

  像说好一般,原先霪雨霏霏被换成了光辉灿烂的午后,一旁的铁皮棚还滴着水,但天空只剩寥寥几朵白云,大地春机盎然。

  比肩走入天空下的两人仍然一句又一句的说着,突然,有着蔚蓝眼眸的那人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回头,七色的虹桥就在那端,而漂亮的嘴角勾起了笑容。

  是啊,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们肯定相伴着。




End




这是太宰来接老婆下班!!(够了你
不过我第一次写太中写这么长啊(满足脸
然后因为要考大学接下来43ㄧ50天不会更新(讲的好像你很常更

我原本有好多话要说但都忘了哈哈

最后ㄧㄧ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