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我主頁也CP了一把有發現嗎

[太中] 回憶 (中)-1

(上)

这篇是太宰视角 一不小心又分了1 2
2会是中也视角
*时间轴为宰离开黑手党前
*有私設
*雷点注意都可的话以下 

--------

#太宰治

 
“森先生。”太宰治鸢色的眸晦暗着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要对上森欧外他也没有确实的把握能占上好处,他已经充分体会过了。各自心怀鬼胎,却谁也不戳破谁。

  “太宰君?”森欧外扬起了一抹疑惑的笑容。

  “……我只是想告诉您中也今天恐怕没办法来上班,就是这样。”太宰治也勾起嘴角,露出温和的笑,如出一辙的虚伪。

  “喔呀,你说中也君吗,真难得。”装作惊讶,但实则有多少事是森欧外没有预测到的?但至少他和中原中也上床这件事就算是森先生知道也会诧异的吧,太宰治如此想着一边向森欧外鞠躬退下。

  “太宰君。”森欧外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学生,那背对着他的身影显然没有要转身的意思。

  “你说过你和织田作君是…朋友没错吧,我对那件事深表惋惜,但也因此我等港口黑手党才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他的牺牲是十分值得的。”森欧外依旧笑着,但这个人透露着的压迫感即使太宰治不需要转身也能够清楚感受到。他很想让自己握紧拳,让过度蜷缩的指尖刺入手掌,接着感受温热的血染湿绷带,可他不允许自己在森欧外面前露出这种弱小。

  太宰治轻笑了一声,然而他的表情连一丝善意都没有,在离开森欧外的办公室前,他留下了一句话: “是对黑手党这个组织有利,还是对森先生个人有利呢?”

    

  太宰治没有让任何人跟上,买了束花后打了部车走,向司机说了一个目的地便径自在后座沉默的看向窗外不断飞逝的风景,司机一开始向他搭话了几句,可见他一句都没回应便自讨没趣的专心开车。

  太宰治回想着前一晚中原中也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语。狂放不羁的说着要滚就快点的中原中也,说要杀了他的中原中也,在他身下脸红着呻吟的中原中也,被快感折磨的哭泣的中原中也。啊ㄧㄧ原来早已深陷其中,特地想听听那人如果知道他要离开会有什么反应,不过看样子是不需要担心了,藕断丝连的留念也可以斩断干净了。

  太宰治低低的笑了两声,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控,昨夜ㄧㄧ或许说今早,连中也晕了过去也没想过要从他体内退出,事后帮他清理,把手臂接回去也真是不像自己。

  “下次小矮子看见我肯定会想把我撕碎的吧。”喃喃自语般说完后太宰治顿时有些怅然若失,或许,此生不会再与中原中也见面了吧,他露出了有些苦涩的笑。

  到达目的地后太宰治给了司机几张纸钞,连找的零钱都没要就下车。慢步走到悬崖上,他放下了手上的花束。

  “唷,织田作……。”太宰治看着那白色无名的墓碑,只是无尽的沉默。轻叹了气,眼神越过墓碑看向被阳光照的波光粼粼的海面。

  “正义的…那方,如果织田作是给与我未来方向的光明,而我还活着就是因为中也了。”那片湛蓝反射的光有些刺痛他的眼。

  接着又轻笑着说:“毕竟中也一直把我从水里救起来,死不成啊。”

  太宰治过去不曾设想过离开黑手党,因为在这腐败的黑暗中生长,自己也如同污泥一般,一开始就丧失走入阳光下的资格,然而织田作为他指清了方向,他的孤独似乎被了解,进而感到救赎。

  说来可笑,太宰治对离开黑手党没有一丝迷惘,只有对中原中也的留念,至少他现在知道了,中也就是中也,不会因他的离开而崩毁,不会被人击碎,这便是中原中也耀眼的地方,这是为什么他的目光离不开中也身上。

  “这也是,我为什么痴迷的喜欢你…。”淡薄的话语就这么被风吹散,不再有人听见。

  “再见了,织田作。”拂掉了墓碑上不存在的灰尘,头也没有回,太宰治离开了。

  当日,黑手党宣布干部太宰治的叛逃。 (外加中原中也的爱车被炸)

  两周后,太宰治面会了异能特务科首长。

  三周后,太宰治搭上了飞机离开了横滨。

  “太ㄧ宰ㄧ ! ”国木田独步的怒吼今日依旧响彻整个侦探社,而他怒吼的对象依旧是太宰治。

  “真是的,国木田君,你再这么生气下去再过个两年头发就会掉光了喔。”太宰治弯起好看的桃花眼,用俏皮的音调说完后继续赖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拿着一本写有“理想”二字的笔记本,国木田独步推了推那方框眼镜,距离他应该开始工作,太宰治应该出去执行委托已经过了五分四十秒,额上的青筋暴起,还的忍下去他就不叫国木田独步 !

  “好了,太宰,这是今天的委托,你快滚出去执行! ”为了实现准时完成今日工作的理想,国木田独步拉着那卡其色风衣的领子,顺道把写有委托内容的纸条塞进那口袋,毅然决然的把这不可燃的大型垃圾丢出侦探社。

  “唉呀国木田君真是狠心啊,怎么就把个帅哥扔出来呢。”拍了拍沾上的灰尘,太宰治拿出了纸条审视上头的委托。

  “就说这种委托只要看一眼就能破解了。”那双鸢色眼瞳微暗,随后把纸条揉成团后放回风衣口袋。

  太宰治最后还是打车去了目的地,那是位于郊区的森林豪宅,委托人只留名尾濑小姐,委托内容说是近期来只要熄灯后就会听到屋内不停有在室内奔跑的声音,然而出来寻找却一无所获,希望侦探社能查出究竟是“什么”并驱逐出去。

  太宰治紧了紧肩上的束口背包(来之前在市内买的),不往地图上的方向走而是朝反向靠近镇子的地方去,终于寻到一个长凳后就坐下,毫不在意任务般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终于在半小时后正当他打着哈欠时出现了一个莫约十二岁的男孩。

  拉住了男孩让他去森林里的宅邸要他照着自己说 : “是侦探社的帮手,敝姓国木田,是来进行委托的。”

  告诉他绕去后院会看到后门附近有个纸糊的洞,把自己背的包交给孩子并告诉他把这个放在洞旁边就行了,然而是给了男孩一点酬劳才完成的。

  太宰治的观察力惊人,不过这次纯粹是个巧合,光是看到委托人“尾濑”时他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他甚至知道“尾濑”后头的名字是“祥子”毕竟ㄧㄧ这里是黑手党名下的房产。

   当然,这里在太宰治当上干部时就几乎被遗弃了,最多只能当个渡假地,不然他也不会大摇大摆的来。可惜看照这里的尾濑小姐,或许说夫人较为恰当,应该还记得他的脸,只好请不会被警戒的孩子跑腿了。

  至于委托内容里的那东西,其实是浣熊,现在刚巧是繁殖季,少数会闯进人类地盘觅食,而他知道那个让浣熊进去的洞原因无他,因为那是他弄出来的,正确来说是和中也一起弄的。

  十四岁时他们一起来过一次,在后门打架时被中也一个过肩摔撞出来的,为了不挨骂所以兩人拿纸糊了起来,当晚浣熊就进来了,赶在尾濑夫人发现前两小孩自己到厨房拿了长面包,肉干,乳酪之类装满一袋放在洞外,自那后浣熊就没进来过了。

  因当年还是孩子的解决方法,太宰治现在想来简直哭笑不得,不过他确实是按老方法来,交给男孩的袋子里一样是那些东西。风吹雨淋这么些年洞应该是破了,不过只要尾濑夫人发现后补起来就没事了。

  太宰治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走到林子深处的小屋,地下室是练靶场,以前常和中原中也来。

  外头一个把守的人都没有,火药早就撤走了。想着靶子或许还在,他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走进去了,哪怕他根本不带枪。

  不过在推开地下室大门听见子弹击发的声音时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奋的快步下楼。

  肯定是中也,他是这么确信着的。

  地下室的空间约莫八十坪,楼梯下去转角就是射击处,总共八个位置,中也一向习惯站在出来第三个位置。

  太宰治停下了脚步,和中原中也只剩五米不到的距离,安静的空气能听见换弹夹的声响。

  丝毫不拖泥带水,只花费五秒就完成了动作,然而下一秒子弹却落在太宰治脚尖前一寸的水泥地上,弹孔清晰可见。

  太宰治 : “……………”

  中原中也你是动物吗 ! 这什么该死的直觉 !

  太宰治僵硬的想着,哪怕自己不是什么体术万能,但还是比一般成员好了一截,藏匿自己脚步声还是做的到的。一连串的子弹有打在了同样地方,合第一枪总共十五发,中原中也又重新换了弹夹。

  M10吗?配给的资源依旧如此的高功能,太宰治无可奈何的评论。

  “你他妈离开了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杀了你,这不是玩笑话。”在太宰治听来性感好听的嗓音终于在睽违两年后又传入他耳中,只可惜那里头不曾有过半点温情,还硬是比以往冰冷了几分。

  太宰治勾起了好看的笑容,安静的离开这小屋子,而中原中也也没有追上来。虽说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对太宰治已是一种幸运了。

  任务是交付给了男孩完成,但太宰治姑且还是去看了一下状况,他躲在不远的高处看向宅邸后门,男孩已经离开,尾濑夫人拿着那个包站在洞旁一脸无奈又宠溺,看样子是知道是他们两人做的了。

  一抹黑色突然出现在视野内,披着黑色的长外衣,一样丑的绅士帽,夕色的头发一样张狂,并看见那清澈耀眼的蓝眸。

  “啊~中也还是一样矮呢。”因为距离关系听不见谈话内容,不过中也应该正愧疚又乖巧的道歉吧。

  太宰治细看了下居然看见了中原中也手上也拿着一个袋子,里头的东西可想而知。

  “哈哈什么啊中也还记着啊。”太宰治闭上眼,透出了好似孤寂的情绪。他还是孤寂着不知道究竟活着的意义为何,而中原中也依旧那般毫无迷茫的灿烂着。

  太宰治一个转身,将这个充满过去回忆的地方留下。

 
 

  太宰治被吊在熟悉的拷问室里,皮鞋鞋跟踏在冰冷的阶梯上。

  “还像一前一样在打坏主意吗?”好听的男声带着回音响亮的在这地方回荡, “这一幕真是太棒了ㄧㄧ,你说是吗,太宰 ? ”

  太宰治在心里勾起了笑容,充满恶意又欣喜的,有个声音在心中响彻着 : “好久不见,中ㄧ也ㄧ。”

tbc
_______

我干什么自虐又写1跟2又爆字数
原本是因为不想爆所以分1 2看能不能字数砍半结果!!!!!
我再也不相信我了(啥?
快评论评论跟我聊天~ ~♡♡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