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我主頁也CP了一把有發現嗎

【太中】曼珠沙华(END)

*短小
*太宰第一人称
*对形容词敏感的别点进来
*內有关织田
以上~~

ㄧㄧㄧㄧ

  我认为我是想死并应死去的,讽刺的是我却在每每自杀后活了下来。圈圈缠绕在身上的绷带提醒着我仍流着温热的血,心脏还在砰砰的跳动。

我算什么呢ㄧㄧ破败的玩偶?腐烂的内脏?或许最相近的是还未腐坏的尸体吧。胆小弱懦,不上不下,只是逃避着希望有人替自己指出正确的路。他们是鲜活的,我却宛如一滩死水,若无知是幸福的话我早已失去那等资格,只是愚蠢的,随波逐流。

  那个男人死了,在我以为没有人能打破我心中孤独之时。他为我指出了道路,让我结束了逃避。我像个孩子一样恳切又慌张的问着去路,哪怕他就要死了。是的,哪怕他就要死了,而我却渴求活着的意义。

  踏上所谓对的道路,连我也不明白那之中的意义是否真的是我所求,我只不过是踩踏在那条大众认为正义的线上而已。但我依旧感谢他,就算是有如尸体般过活着的我也前进了那么一点。

  毫无新意的乐曲自大衣口袋里传出。啊,想起来了,原来我在前去入水的路上。掏出了传来不接就继续响下去气势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敦君。

  “啊啦,敦君啊怎么了~”我带着愉悦的语气出声,连嘴角都挂上了温婉笑容。

  “太宰先生您去哪里了,国木田先生快气死了,您快回来吧。”听筒中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但仍旧感受的出少年的哭腔和隐约的怒吼声。

  “嘛,不幸的话我半天后就会回去了,敦君你就告诉国木田君一直生气的话会秃头的喔。”在按掉通话键前听见了“欸怎么这样”的话语,身周又恢复了宁静。

  一旁的河流清澈,似乎是个适合自杀的地方。才刚想完身体便落入了水中,水流争先恐后的灌入鼻腔带来了熟悉的窒息感,我微笑着迎接死亡到来的感觉,在意识完全陷入黑暗之前我不禁想到:“这次究竟能否死去了?”


    只吸了一口的烟无力掉落,红色火光像绽放完的花火余烬坠下,跌入了没有尽头的黑暗。

    啊ㄧㄧ,有什么东西落空空的。我该有什么反应,哭泣吗?而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满盘皆输。我连在梦中哭泣的资格都没有。
                                                                                             』

  “咳、咳咳…。”身体自主的咳出进入气管和肺部的液体,鼻腔因为被水灌入而疼痛着,也使我意识到了我还活着。

  手支撑着坐起,查看了下四周,还是同一条河,甚至还在我知悉的范围里,四周空荡毫无人烟,对街有间三角窗的屋子,在夕阳光照射下反光有些刺痛我的双眼。蓦地,一道阴影遮住了刺人的光并笼罩在身上,我下意识的抬头。

  “切,终于醒了啊死鲭鱼。”

  “………”

  他逆着光,纵使穿着一身黑…不,或许就是因为一身的黑暗才凸显出了在他身周那朦胧的光。我有些嫉妒。

  “哎呀这不是蛞蝓吗,不仅自杀没成功睁眼第一个就看到你,今天运气真差啊。”呛咳着看着眼前那眼神有些隐晦的人,中原中也。

  “这是我的台词好吗,任务结束了还得在这里等你醒。”中也蹙眉,嘴上叼着的烟落下了点点星火。

  “那你何必等呢,中也。”问了这问题,但我想我永远都得不到真相吧,哪怕是过往搭档时,就算互相厌恶着他依旧会将我从水里拖上来,之中原因就是到现在我还是不清楚。

  “还不是因为ㄧㄧ”不知是和他一样发色的晚霞的原因,还是因为愤怒,中也的侧脸染上了薄红。我忍不住打断他:“行了,打住。就当我今天运气差自杀被小矮子阻碍。”

  “你说谁是小矮子!”中也口中的烟在咆哮下掉在地上,用力踩碾地上未熄的火光,把平时的优雅丢了一样咂嘴一声倒是没有再多反唇相讥,真难得。

  戴着手套的白皙手臂伸进了西装内袋(我到这时才发现他的大衣不知去哪了),然后拿出了令我吃惊的东西,就算他拿出的是一把格洛克17然后对准我的脑袋我都不会有现在惊讶,一条白净的手帕。我吃惊的不是手帕本身,中也只要穿着正装本来随身都会带,而是他的举动,递向我的举动很明显不是自用。下意识的想回句:“蛞蝓你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然而见我没动作他弯下腰把手帕轻贴上我的脸颊,嘴角的讥讽僵住。

  中也的神情自然又认真,没有一丝别扭。左颊的轻微痛感很明显是流血了,中也撤回的手帕上沾染的艳红证实了想法,接着又蹲下身从旁边的塑料袋里拿出了方型ok绷。他刚刚去便利店了吗,这个中也?为了我?

  手套的皮料触感在面颊上轻抚过,我注视着这不寻常的中也,发现他的表情在视线触上我的全脸时愣住了,那双大海色的眼睛有不明白的情绪沉浮着,我看见他眼里的倒影。里面有个苍白着脸的男人,左颊贴着大块的贴布,潮湿的浏海盖住了右眼,露出的左眼只有全然的黑暗。

  有一瞬间我咬紧牙,为了忍住心底涌上的悲鸣,接着不知死活的开口 : “我知道我的脸很好看,但我都不知道中也这么喜欢ㄧㄧ”

  话还没说完中也就给了我一个头槌,额头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等我因痛捂住痛处再抬头时中也已经站起来了,手上还提着刚刚的袋子。微蹙眉头,他看着我: “你已经踏上不一样的路,就不要再对曾经的无力心怀夙忿了。既然不是一路子人,这些就和现在的太宰治没有半点关系。下次再见面我绝对会杀了你,给我记清楚了啊。”

  说着就一个转身快步离去,那夕色的发丝竟甩出了未干的水珠,黑色窄裤上有不明显的水渍。我忍不住笑了,直到面部的肌肉有些酸疼才停下。

  将浸满水的风衣脱下挂在手臂上我哼着无名的小调步上回侦探社的路。走到那玻璃三角窗旁时我停下了脚步,充当镜子用的玻璃倒出了我的身影,因为那贴布和垂落的浏海而有几分当时的样子,我低低的笑着一手把头发往后耙。

  “中也果然是笨蛋呢,明明自己都说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结果自己根本不是这样想。”我带着微笑,抬手将那块轻薄的贴布撕下丟掉。

   线的另一端就是傲慢脸的你吗?那我只需露出笑脸藏起哭泣的脸庞,一切就这么简单透明。

  

-end-

曼珠沙华: 红色彼岸花之别称,花语是无尽的爱情。在日本,彼岸花代表着分离、死亡,因此在日本彼岸花的花语是「悲伤回忆」。

不要问我哒宰为什么乱丢垃圾XDD

嘛姑且说明一下就是中也对太宰是有那么一点留恋的,但他们两人都知道要互相决断,但中也不舍看太宰被织田的事继续困着(我才不说是把太宰捞上来的时候看到他流泪)所以才留下来开导开导。

身为一个中也厨我却写了一个太宰中心,然后一个因织田作而起的文里面他的名字居然一个都没有…我是开学脑袋不清楚了吧…
啊啊身为一个话咾快点来评论评论我好无聊(● ´▽` ●)/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