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我主頁也CP了一把有發現嗎

【太中】回憶 (上)

*时间轴为宰离开黑手党前
*R18有 一方受伤有(新手上路小心翻车
*雷点注意都可的话以下 

----------

  中原中也自第一次见面以来就讨厌太宰治了,纵使那时太宰还没学会那假惺惺的笑容。他知道太宰治的笑容底下藏着说不清的阴郁,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从未对谁显现过任何一次真诚的喜悦,至少从未对中也显现过。

  他讨厌太宰明明眼里没有半点生机,面上却挂着伪善者的笑容,好似世界只有他自己的孤高。   太宰能成为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确实有他的道理,他不做无报酬的事,即使看着漫不经心还成天自杀,但中也一次都没有看过太宰在面对敌人时败北过,他的个人功绩实属组织里第一高。

  因此当中也执行完任务,返回总部的路上得知消息时他有些错愕。在他出差进行任务的时间里,黑手党开始并结束了一场与敌对组织的争战,打倒对方首领的是组织里的一名下级成员,敌人全灭的同时那名成员也身亡了,然而那名成员的名字他并不陌生,真正意义上太宰的好友,织田作。

  而一切的起因,是另一名名为坂口安吾的黑手党情报员背叛,同时,他也是太宰的好友。

  中也与这两人有数面之缘,经由太宰认识的两人确实很有意思,而他看的出太宰予他们的是真心。他想不出那永远带着对什么都不在乎的太宰现在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他们是黑手党,大多数人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即使是中也自己也不例外,所以黑手党的成员就是任何时候死了也不意外,想当然耳,自己的同伴和部下在战斗中身亡也不在少数,部下死了,中也会难过会愤怒,他们黑手党也是人。
  但是天亮了,他们还是会继续活下去。

  中也抬手轻敲了顶层办公室的大门,听见请进二字后推门走入。

  “首领。”中也取下了帽子优雅的行礼,浑身的傲气尽收,在森欧外面前像个乖巧的孩子。

  “中也君辛苦了,任务如何?”   简洁的报告了扫荡行动成功后森欧外依旧维持着脸上的笑颜,一如往常的慰劳了一番便让他直接下班。

  “ …… ”中也想问森欧外太宰现在究竟怎样,事情的始末又是如何,他心中一直莫名有不快的预感,可不知为何却开不了口。他不想承认他在担心那讨人厌的搭档。

  “还有什么事吗中也君?”森欧外带着笑的眼里多了分玩味。

  中也微皱起了眉头,手不自觉的手收紧,帽子上被压出了几条痕迹。

  “不,没什么,打扰您了。”   退出了首领办公室中也马上让部下拿一份这次作战的报告来,或许了解事件的始末他便能明白那预感从何而来,身为一个在生死间行走的人,他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

  阅览报告后中也并没有其他发现,内容与部下报告的无二致。

  “啧………。”下班后中也到平时自己常光顾的酒吧,正走至平时习惯坐的位子时中也停下了脚步。

  微卷的黑发衬着阴郁的脸庞,那鸢色的眼不带笑,没有看向中也,即使散发着危险的气质,也无法否认太宰治这个男人的外表真的好看极了。

  中也不想和太宰一起喝酒,可现在走出去又显的太刻意,好像自己很在意一样。   最后中也还是留下了,为什么不去别的位置,中也给自己的答案是没面子。 

    酒送了过来,调酒师兼老板递上了一只红酒杯,为中也倒上些许。   中也拿起酒杯轻晃着,靠近杯口深吸口气接着抬头轻抿,甜美的果香,醇烈的口感,单宁细柔,而酒体意外的有活力。中也闭上了眼帘,睫毛在灯光的照耀下似乎闪闪发光,太宰侧头看着这样的中也只觉得美丽勾人。

  “Latour…2003。”虽然太宰就在旁边,但这不影响中也爱酒的心情。

  “是的,不愧是中原先生。”  

 中也笑的灿烂又让太宰觉得他是世上最天真的至宝,最终他只是收回目光啜饮杯中酒,而边上的人自头到尾都不曾发觉。

  老板离开后在两人之间弥漫着的是沉默,谁也没开口,中也想问太宰事件准确的经过,可直接问“织田作怎么死的?为什么是他解决了敌方首领?”这种问题现在问太宰未免也太蠢了,就算对方是太宰,中也也不会干这种在朋友死后伤口上洒盐的缺德事。

  中也思考了很久该如何开口,当然他也想过什么都不问,但他压不下那莫名的担忧,最后还是一脸烦躁的问:“喂,太宰…你还好吗?”  

 中也问的有些别扭,他未曾这么直接的关心太宰。   短暂沉默后太宰抬眼看了中也,嘲讽充满其中,没有一丝温度存在。

“中也居然关心我啊,真恶心。”  

  “啊是吗,看样子你挺好的。” 他妈真是好心被狗咬。中也在心里暗骂着,一手拿起了放置在桌上的帽子另一手端着酒杯离开位置,外套在转身时拉出了优雅的弧度,没有再留给太宰一个投视。

  找寻了一个看起来清净的卡座,中也毫不客气的将身体摔进柔软的沙发里。什么关心什么搭档爱他妈通通见鬼去。中也边喝着闷酒边把能骂的话在心中把太宰骂了个遍。

  或许是太宰今天身周的气氛太过吓人,平时总被美女围绕的人今天只是静默的坐在位置上,反倒是中也,才静下来享受难得的好酒便有一个美人靠上。   笑脸盈盈的女人和中也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中间不停主动对对方上下其手并耳语撩拨的当然不是中也,而是已经完全靠上中也的美妙身躯的主人。

  他没有推开但也没有意思接受,即使面上笑的温雅,但太宰的事一直让中也心有顾虑,他可没有兴趣在这种心情下来一/炮。

  可惜不得不说女人确实有手段也或许是心头烦闷,喝了几杯就热意上身。纵使Latour算是红酒中的烈酒,平时也没到这程度。

  不知何时,等中也拨出一丝清醒时两人已经开始热吻。   暂时的分离调整了呼吸,看样子这美女是心意已决,中也思索着要如何在最后关头拒绝时那人又凑上来索吻,正犹豫着如何拒绝时,一只手突然覆上中也的唇。而太宰就着姿势替中也轻吻上了女人的唇。

  “不好意思,虽然很可惜但这个小矮子今晚跟我有约了。”  

 女人先是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接着惊讶于他姣好的面貌并沉沦在那温柔的笑里,不禁羞红了脸: “原来中原先生和您先有约了,是我打扰你们了。”  

 太宰牵起了女人的手在手背轻落下一吻,桃花般勾人的双目看着她,好似深情。

  “谢谢妳的体谅,美丽的小姐。”   

  “太宰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我和你可没有什么好约的。”女人离开后中也黑着脸,到要看看太宰想干什么。

  “我们确实没约啊,谁想跟漆黑小矮人有约啊,我只不过不爽看你约成会不想让你好过而已。”太宰边说边把手臂靠上中也身后的椅背。像把中也环在怀中的动作。

  “我可不是你这种人渣只用下半身思考,而且我约女人也不干你的事吧,滚远点去。“中也皱起眉头,语气带着不耐。太宰虽然挂着笑,但看向他的鸢色的眼中却带着更深浊的颜色。

  ”中也你确定,你可都这样了。”话才说完太宰就把手摸向中也的裤裆,果不其然已经微挺了。   中也愣神了一瞬间,然后想也不想的要挥拳打人,然而太宰连眼睛都没飘一下只是用力掐了一下握在中也裤裆的手。

  “哈啊…。”不知道是因为痛感还是那一瞬间袭来的莫名快感,中也没来得及阻止自己小小的呻吟,挥拳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下意识的抓住了太宰的前襟。

  “给我放手死鲭鱼。”   太宰继续手上揉捻的动作。稍长的发丝遮住了他鸢色的眼眸,但无须镜子,太宰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目光是怎样的漆黑不堪。

  “中也居然难得会关心我,那样答覆你想想还真是失礼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少在那边扯些有的没的。”中也的下身在太宰的动作下渐渐在裤子里撑起帐篷。自己爽到当然很好,但给别人摸就另当别论了,况且对象还是太宰!中也抓住太宰的发稍向后一扯,两人的脸正对维持着暧昧的距离,鼻尖几乎要擦在一起,鼻息轻吐在对方脸上,鸢色与大海般湛蓝的眼对视着,在眸中看见了一样的不屑笑意。 

  “中也不知道既然安慰人就要彻底吗,我就欣然接受你的安慰,中也可要负起责任啊。”太宰另一手抚上中也的脸庞,接着深深的吻上。 

開車了

 

tbc.

-----------

我怎就爆字数了…
没意外的话会有上、中、下三篇(高三狗醒醒啊! 
这篇我肝好久啊自己都觉得累但是我会快速更完的…大概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