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我主頁也CP了一把有發現嗎

【奈因 平凡之中-03

  01 02


ooc注意!!!
ooc注意!!!
懒癌末期Orz……
原著后续
奈因向
以上都可

☆☆☆

  伊奈帆在市区有一间不错的公寓,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升官后拿到的俸禄基本他是用不完的,然而为了斯雷因以后可能会来到市区念大学,他事先就在大学附近准备好斯雷因能住的地方,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只为了斯雷因。

  犹豫不决几乎不曾发生在伊奈帆身上,然而他现在回到了这间公寓,却无法决定是否要去追回那离开他的身影,他不知道究竟让他离开还是将他留下才是为他好,或许他顾及到了他的性命,但斯雷因是否真的愿意如此,伊奈帆不明白。

  伊奈帆不曾觉得如此绝望,想要了解一个人竟是如此困难。

  他望向了天空,晴空万里,正如那日,蔚蓝的让人惆怅。

  在那片蔚蓝的海岸上,艾瑟依拉姆曾经说过,天空看起来会是蓝的是因为折色的关系。而当她说那是一个同样为地球人的少年告诉她时,伊奈帆便对他与她充满了好奇。

  她说着自己的种种,谈论著他告诉她的知识,那样是多么的光彩夺目,顿时间她在伊奈帆心中成为特别的人,伊奈帆一直以为他喜欢的人是她,艾瑟依拉姆,然而到现在才真正看清,伊奈帆喜欢的不是她,而是充斥在她谈话之中的那让伊奈帆兴趣十足的少年。

  「我喜欢的人,是斯雷因。」

  既然如此确认了,为何还要犹豫。伊奈帆如此自问。
  下一刻只有夺门而出的声响。

   「斯雷因!斯雷因!」

  伊奈帆不顾附近的路人对他投以奇怪的眼神,边跑边找寻着那抹身影,平淡的红瞳染上了一丝慌乱,他寻找着出门前为他拿起的蓝色军外套,然而一次次的扑空。

  不应该跑太远,斯雷因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在没有军方许可下要申办任何卡都不可能,出入境也做不到,那么,从超市出来的半径五百公尺内的范围,这是最有可能的地点。斯雷因在超市内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伊奈帆思考着并回忆着。

  难道说…!

  伊奈帆走至公园前的大地图,附近的豪宅区是往北走,路上的小巷有十三条。

  「难道只能一点一点找了吗…。」

  伊奈帆难道咋舌了一声,便向着地图上的方向而去。

  「哈哈小哥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等下怎么了可是你咎由自取啊。」

  斯雷因将带血味的唾液啐到一边,对眼前几人的回应是挡住身后的两个孩子。

  「大、大哥哥你不会丢下我们吧。」

  一男一女两个约六岁大的孩子在斯雷因身后泪眼婆娑,不安且害怕,见状斯雷因转过身摸摸两人的头安抚到:「大哥哥不会丢下你们的,我会保护你们的。」

  斯雷因露出了笑容,正如当初的温柔,他未曾改变过。
  对手是三人,他想自己应付的来。脚步声快速的朝斯雷因靠近,下一瞬间斯雷因左手撑地使右腿向后方上面踹去,算好距离之下那人不偏不倚的被从脸颊上踹的向后倒。

  斯雷因站起身来,犹如仍是伯爵时的气势。
  「来吧,我不会让你们成功的。」

  伊奈帆到达现场时看见的便是斯雷因把人过肩摔后反剪双手撞在墙上而脚一抬把靠近的另一人从腹部踢去,离伊奈帆最近的地方还躺着一个人。

  似乎不需要他的帮忙,当伊奈帆这么想着时倒在地上的那人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斯雷因,伊奈帆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只一个后旋踢直接连人带枪给踢翻。
  
  走近那人用膝盖顶住他的颈部,用无比冰冷的语调开口了。

  「你刚想用哪只手来伤害他?」

  另一只脚踩上了那人贴在地面的手掌,惨叫传出的同时斯雷因也发现了伊奈帆。

  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现场,伊奈帆通知了军方后用地球军少校的位阶让他们跳过笔录便要拉过斯雷因的手离开,两个小孩却拉住了斯雷因的衣摆。

  「大哥哥,不要走。」

  斯雷因不知该如何是好,伊奈帆在这里应是要将他带回,毕竟他一声不响的跑了,如今若是再离开他走掉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那个,界冢伊奈…」

  话还没说完伊奈帆便蹲下身去平视两个孩子。

  「知道怎么回家吗?」

  伊奈帆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和眼上的眼罩对小孩来说是有些可怕的,两人不禁往斯雷因身后缩。

  「知、知道。」

  「那走吧,我们带你们回家。」

  伊奈帆说罢便站起身来看向斯雷因,而在那碧色的眼眸中,他看见了欢喜。

  两大两小一人牵着一个来到了豪宅的门口,在按下门铃前门便自行打开了。

  「禾樱!禾广!你们知不知道妈妈担心死了,就说要让保全的叔叔跟着啊。」

  十分美丽的女子走了出来,面带歉意的看着他们。

  「谢谢两位,为表感谢之意请进来接受我的招待吧。」

  伊奈帆没有犹豫的接受了,斯雷因却有些慌张了起来。

  「界冢伊奈帆!」

  不需言语伊奈帆就能得知他的意思:「我的身分怎么办,你要就这样进去!」

  这已经不知道是自狱里出来第几次的身体接触,伊奈帆牵起斯雷因的手。

  「没事的。」

  「我是周防美香,再次感谢两位救了我的孩子,不用客气请用茶点。」

  伊奈帆点了点头致意后开始自我介绍。

  「首先先恭喜您的丈夫升职,周防少将夫人。」

  周防美香露出吃惊的表情但仍然气质的问道。

  「请问您是……?」

  「敝姓界冢,先前在军中和您的丈夫合作过,受您丈夫的照顾,我十分感谢他。」

  周防美香像花开一般,面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啊,你就是界冢伊奈帆君,真厉害呢年纪这么轻就当上了少校,我记得只有十九岁吧,在战争中也立了大功。」

  「不敢当。」

  伊奈帆露出浅笑,虽说只是社交性的,但也让斯雷因有些惊讶。

  「您的身体最近可还好?悠君可一直说着您受创伤后眼睛和头常常不适,总是在嘴上说着呢。」

  「不劳挂心,谢谢您和少将的惦记,请代我致谢。」

  恬静一笑,周防美香表示了解。

  他们聊着不定的内容,直到夕阳西下。

  「谢谢您的招待。」

  「两位请常来做客吧,我很欢迎你们。」

  三人在门口,斯雷因在一旁待着,伊奈帆穿好鞋后周防美香伸出了手。

  「能够认识您我很高兴。」

  伊奈帆稍怔后将手于胸前外套上轻抚了一下好似擦手,然后握住她的手。

  「我也是,谢谢您。」

  伊奈帆带着斯雷因回到市区的公寓,斯雷因看似正常,但却一句话都未曾出口。

  「怎么了?」

  斯雷因只是垂着头连一眼都没望向伊奈帆。

  「斯雷因·特洛耶特。」

  伊奈帆有些生气的捏着斯雷因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
  不是生气,也不是泛红的眼眶,但若是能如此,就不会这么痛。

  斯雷因的眼中满是痛苦,他不是忘记了造成伊奈帆如今残疾的就是他自己,过的和平、被伊奈帆善待却使自己假装看不见那个伤,周防美香的话像一盆冷水泼醒了他。

  是啊,他是个罪人,这件事永远不会改变。

  将手轻按上那黑色的皮革眼罩,将其摘下,伊奈帆的左眼是闭上的,斯雷因不否认他有些庆幸,他不想看见那下方是空洞又或是什么。

  痛苦充斥着心中,他不想伤害任何人,然而眼前这个人却是为他所伤。

   「斯雷因,你认为是你的错吗?」

  伊奈帆能看见斯雷因的痛苦,明白是因为下午的话而如此,是他将斯雷因那本就未愈的伤硬生撑开的。

  「战场便是如此,你有见我笑了吧,那是因为你技高一筹罢了,也因此你现在才在这里。」

  因为最终是我获胜了,所以你才会被囚禁着,所以我现在才有与你相伴的机会。伊奈帆在心中如此想着。

  「哈…可我终究是伤害了人啊,你明白吗界冢伊奈帆,你也是被我伤害的人,为什么不恨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欲哭的感觉,但斯雷因如今没有眼泪,他没有资格哭泣。

  「因为憎恨只会让不幸不停的持续下去,你还活着是因为你已经从那连锁中解脱。」

  如果说刚才的斯雷因让伊奈帆惊讶,那现在的斯雷因只让他怜惜。

  如果没有地火大战,如果他不是身为伯爵的斯雷因·特洛耶特,而自己也不是身为地球军少尉的界冢伊奈帆,那是不是就可以幸福无忧的微笑?

  伊奈帆在心中苦笑了一把,不,若是如此,他们根本不会相遇吧。

  「斯雷因,听着,无论是对那些你曾经在乎的部下,又或是曾经因你伤亡的人,你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因为死亡才能理解生命的可贵,因为活着才能见证这个世界美好的那一面,正因为有人因你而亡,你才要活下去。」

  伊奈帆抚上了斯雷因柔细的发,话语中放入了温柔。

  「既然战争结束了,也代表一切都该放下,曾经经历的放在心中就好,而你斯雷因………再次欢笑吧。」

  斯雷因能感觉到一滴滴的热度从眼眶止不住的滑落,从一开始杀了托兰尔,到亲手杀死的父亲札兹巴鲁姆,背叛了公主的理想,他累了,也好痛苦。

  「呜……。」

  斯雷因低着头,手指紧抓着伊奈帆的衣服哭泣着,孤独的孩童一般伤心的哭泣。

  「那个,界冢……我洗好了。」

  哭泣的一面被这个对手给收进眼底,虽然伊奈帆没有嘲笑他,但是斯雷因的脸还是羞耻的红了起来,都一个大人了还这么哭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唉…。」

  不过斯雷因还是小小的勾起了微笑,放下一切的轻松微笑,就算里面含着苦涩。

  伊奈帆没有把眼罩戴回去,自己也得冷静一下,讲了那么多话实在不像他,不过这也是因为斯雷因对他是特别的吧。

  左眼如今的残疾让他的左半边死角扩大了许多,正因如此,在转角与斯雷因撞上时他一点准备也没有。

  两个受过良好训练的军人各自因为自己的理由居然跌倒在地,伊奈帆还给斯雷因当了垫背,整个人都靠在伊奈帆身上。

  斯雷因的脸十分靠近他,雪白的肌肤,红扑扑的脸颊,清澈的猫眼,还有出浴后的芳香味,身体的曲线,伊奈帆全部感受到了,接着脸颊一红把斯雷因往旁边移开扶起来后背对着他。

  「我、我去洗澡了。」

  慌乱脚步的主人内心现在只有一句话 :我需要冷静!

  伊奈帆冷静的同时想了许多,出浴后一切打理妥当准备睡觉时他拉住了斯雷因的手。

  「…界冢……?」

  「叫我伊奈帆,我也叫你斯雷因,我想我们每有那么不熟悉彼此。」

  斯雷因在心中小小挣扎一下还是妥协了。

  「有什么事吗伊奈帆?」

  虽然还很生硬,但伊奈帆知道自己很开心,虽然并没有表露在脸上。他决定小小的自私一下。

  于是把刚刚想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斯雷因,你今天去追补那些绑架犯,为什么没有跟我说。」

  伊奈帆故意板着脸说话,然斯雷因并没有任何退却。
  「若是迟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啊,这正是他高傲又温柔的爱人。

  「那么,基于今天的事件,身为你的监视者我要做出一个决定,请你时时刻刻与我在一起,从现在开始。」

  伊奈帆脑袋里知道这句话的破绽有太多,但就是想对斯雷因这么说,像是占有宣示一样,小孩般幼稚,但却觉得快乐。

  「一起睡吧。」

  伊奈帆牵起斯雷因的手走进他的主卧房。
  「等等、一张床睡不下……。」

  不用讲完斯雷因就闭嘴了,毕竟事实摆在眼前,但伊奈帆还是把话接下了。

  「床是king size加大,足够了。」

  熄灯后是一片宁静,碧色的眼犹豫了许久,轻声的在无声的暗夜里开口。

  「晚安,伊奈帆。」

  「………」

  久久后细细小的鼾声传出,赤瞳睁开了,在黑暗中闪烁温和的光彩,轻问了一下斯雷因的发丝。

  「晚安,斯雷因。」

TBC

☆☆☆

   我个手机坏掉又各种懒加各种大考真的逼死我啦
今天终于考完国际贸易啦啊啊啊啊(吵
接下来是段考啊…要死惹好累但是我还是把文更出来了
自己都感动
考完试会认真更文的相信我真诚的眼睛○●
感觉最近文笔各种渣我会恢复的然后不小心入了别坑真的是……
我会加油滴
see you next illusion☆ (干这下大家都知道你入哪坑了…

评论(2)

热度(24)

  1. aLIEz玄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