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我主頁也CP了一把有發現嗎

【奈因】平凡之中-01

【奈因】平凡之中

 前篇1 前篇2  
 

奈因向

原作后续创作

战后一年时间设定ww

官方不护小天使我护(误

-------------------------------------

 
 

我所犯下的罪孽被赤裸的摊在阳光下,即使曾经消极的去抵抗,但早已抹灭想法,无论世人是否知道我所为之真相,那依旧是我的罪,然而,我却还活着,不知该如何去赎罪。


 
 

「谢谢,雪姐先回去吧,我晚一些再找人带我回去。」

 
 

  黑发的女性苦笑了下,「好吧,但是奈君真的要找人带,不许自己开车。」

 
 

  手摸上了左眼上的黑色皮料,伊奈帆微小的笑了笑,「知道了。」

 
 

  转身走进后方外表是洋房,而内部是监狱的地方,回应了守卫士兵的举手礼便向更深处走去,典狱长也在同时迎上,「界冢少校。」

 
 

「最近状况如何。」

 
 

典狱长支支吾吾的迟迟没有说话,伊奈帆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他。

 
 

「上次您带了几本书给犯人,他好像很沉迷其中,所以最近又不怎么吃饭了……。」

 
 

  伊奈帆听到这出乎意料的回答时是愣住的,但又有些开心,他露出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笑容,「是吗,那不用让他去会面室了,我直接去牢房,请帮我开门吧。」

 
 

  只身一人走进了更里层的地方,鞋跟踏足在地面的清脆声响回荡整个空间,毫不间断的声音却在一小块亮光下停住,这是再往前的最后一片能够看到世界的地方。

 
 

  伊奈帆抬头望着窗外属于那辽阔天空的一小角,喃喃自语道:「如果能看见天空,你还会再展露笑容吗…」

 
 

  提问消散在无人回答的大气中,天际翱翔过的几只鸟类将影子一瞬覆盖亮光,阴影过后,依旧的天空。伊奈帆将视线从一片的蔚蓝上收回,继续往他的目的地前进,这次再没有停下脚步的走到了牢房前,也直到这时伊奈帆才真正相信了典狱长的话。

 
 

  斯雷因坐在空旷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手捧着褐色书皮的书,碧色的眼瞳专注的阅读上面的内容,淡金的发今天也依旧蓬松的让人想摸摸,皮肤白皙得感觉苍白,在伊奈帆看来,他像精灵般清丽,但却是在这太阳照不进来的地方。

 
 

  一声细微的声响,伊奈帆知道门打开了,他轻巧的走到斯雷因身后,目光就像斯雷因对书本的专注一样,他全心全意的看着眼前的人,头发又长了些。伊奈帆伸手摸向斯雷因白皙后颈上的碎发时斯雷因也终于察觉了伊奈帆的存在,连忙向前跳开接着回头警戒的看着伊奈帆。

 
 

  「你在做什么!」,伊奈帆不是没有在斯雷因没发现的时候进到牢房里,但除了冲突以外主动触碰他是第一次,这样的行为让斯雷因感到不安。

 
 

  伊奈帆上前一步把斯雷因手中的书抽走,是他上次给的文学书,「有感兴趣的事故然很好,但是饭还是要好好吃。」,他用依旧平淡的音调和表情说教,心中却是愉悦的。

 
 

  斯雷因想想自己已经好几餐没有好好进食了,不管怎么想理亏的确实是自己,叹了口气,他走到床沿坐下并向着伊奈帆伸出手,「我知道了所以,书,可以还我吗?」

 
 

  伊奈帆先是将手上的书交至斯雷因手上,却不放开握住的那端,见到斯雷因皱了眉,他抬起了另一只手,显露出纸袋的存在, 「在那之前,先吃饭吧。」

 
 

  斯雷因看着眼前的家伙从纸袋中拿出了一盒盒的保鲜盒及保温瓶,碍于牢房中只有一把椅子,所以他坐着而伊奈帆则站在他身边帮他拿出了餐具摆放好,然后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着似乎很好吃的料理。

 
 

  「快吃吧。」,见斯雷因没有动作,伊奈帆直接把餐具递到斯雷因面前,碧色的眼看向他一眼接过了叉子戳起盒中的黄澄的煎蛋卷放入口中,接着不明显的睁大眼,似乎是觉得好吃,伊奈帆又露出了微笑。虽然把书还给了斯雷因,但斯雷因选择了吃他做的料理而不是忽略他,这已是令人十分满意的结果了。

 
 

  「你要盯着我到什么时候。」,不满的抱怨传来,伊奈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从刚才开始就不停的盯着进食中的斯雷因,还塞着些许食物的双颊微鼓,衬着斯雷因的眼睛很可爱,伊奈帆有些失神。

 
 

  「我说你…!」,见伊奈帆没有打算移开那让斯雷因有些不自在的眼神,既然无法让他转开,那他就自己忽视好了。

 
 

  「我说,你喜欢看书吗?」,斯雷因正打算就此忽略那人,结果伊奈帆又莫名的冒出了一个问题,斯雷因有些奇怪,伊奈帆平常不是这样的,但斯雷因还是点头示意喜欢,「那你还会想读更多书吗?」

 
 

  斯雷因直接把餐具拍在桌上转身看着伊奈帆,「你今天很奇怪。」

 
 

  「是吗,你还有在注意我啊。」,只是简单的陈述句,但是由伊奈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说出来莫名有些窝火,「你这人真是…!」

 
 

  「斯雷因。」

 
 

  听见许久没有被叫过的名字,斯雷因怔怔的看着伊奈帆。红色而沉静的眼睛看着他,笔直的看进了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深处,探查着他真正的想法。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是否愿意离开这里做为研究Aldnoah的助力,不,或许应该说,你是否同意与我离开这个牢笼,正常的生活、读书,就像平凡人一样。」


 
 

「中将,我有一事相求。」

 
 

  伊奈帆对着官阶较他高的中年人说出了这句话,面前的人似乎有些玩味的看着这样的他。

 
 

  「是什么事居然会让这样聪慧的界冢少校来拜托我,不妨说说。」,伊奈帆听见中年人有意听取他的请托,立即说出了他的来意。

 
 

  「是关于斯雷因·特洛耶特。」,伊奈帆顿了顿,继续说下去,「我希望能将斯雷因·特洛耶特释放。」

 
 

  眼前的男人眯了眯眼,「是出于什么理由让你这么帮他,界冢少校。」,伊奈帆明白如果不以正确的方式解释,恐怕不仅无法将斯雷因释放,还会让他置身更危险的处境中。

 
 

  「我便直白的说了,现在虽然表面是对战犯人权的尊重,但这只不过是因为关乎到政府在国际上的脸面及评价,若真想动手,大可以对他进行人体试验,拷问,套出薇瑟的弱点,毕竟他是众所皆知的已死之人,并无人权可言。而目前最看重的还是艾瑟依拉姆女王的想法,虽然薇瑟与地球处于和平且平等的状态,但薇瑟在技术上仍高过我方,因此,只要动脑想想便能知道,地球军派了多少

人马到薇瑟,他们又有多少人渗入我们,因此斯雷因·特洛耶特不可能被处死,至少在被利用完之前不会。 」

 
 

  中将点了点头,除了探查的意思似乎还多了些兴趣,「很好,继续说。」。

 
 

  伊奈帆用只剩一只却气势的眼看向他,「 而我身为一个研究者和为地球在Aldnoah未来发展上的考量,特洛耶特博士的儿子一定能够带来贡献。恕我直言,我的才智足够引领整个研究团队,而斯雷因·特洛耶特是能在战场上与我匹敌的人,这样的才智资源就这样浪费掉实在不是当今地球军应该选择的,有效利用才是明智之举,因此,我希望能够将斯雷因·特洛耶特释放并加入Aldnoah的研究团队。」

 
 

  「就因为这样?我想不只吧界冢少校,就单单为了研究而把战犯释放可不怎么合理,将其继续俘虏依旧能进行实验,不如我换个问题,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对你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有些年纪的男人饶是趣味的看向伊奈帆,他并不觉得伊奈帆的理由有如此单纯。

 
 

  而换来的是伊奈帆坚定不移的目光,「斯雷因·特洛耶特对我而言是可敬的敌人,想一较高下的对手,对于他,我是出于身为一个研究者的好奇心和我身为对手的竞争心,我重视且不希望看见他的才能就此打住,是很重要的关注对象,与其如此浪费与牢狱中,不如对他做最有效的利用。」

 
 

   「倒是很有骨气,我能帮你,不过你可别为难我们的立场。」,头发已经有些斑白的中将露出了深意的笑容,伊奈帆很清楚,这人只是觉得有观察的乐趣罢了。

 
 

  「我…还有一事想拜托您,虽然不知道行不行得通,但是我希望能为斯雷因·特洛耶特创造一个新的身分,让他能以活着的身分重新开始,他的发展在此止步我认为着实可惜,若是能让其继续知识发展,对国家会更加有利。」,难得的,伊奈帆在此刻有些战战兢兢,他担心这样带有对国家有威胁性的要求会造成他的前功尽弃,然而中将只是稍稍眯起了眼,「我先不问你原因,如果真能成,你想让他做为谁活着 ?」

 
 

  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般,伊奈帆立刻回答道:「斯雷因·特洛耶特,这就是他的名字,这即是他。」

 
 

   「你认为就算将战犯释放,他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吗?」,中将几乎是带着冷笑说出这段话,但伊奈帆只是冷静的回应,就像他在脑中演练过数次的画面。

 
 

  「那么,由我负责接管斯雷因·特洛耶特,虽然会监看他的行为,但我会给他最大限度的自由。」,伊奈帆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因为斯雷因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饶是伊奈帆,现在也不可能给他。

 
 

   「哈哈,我会帮你的,但结果就看你自己了。」,伊奈帆微微低下头,「后续便麻烦您了。」

 
 

  「我所提出的释放斯雷因·特洛耶特一事无需有其他担忧,有关斯雷因·特洛耶特所能构成的威胁基本上已不存在,关于其是否有意重回往日风光一事,从其在狱中之表现能看出他并没有如此想法,因此无需对他会联系或接受反抗势力的拉拢。」沉默了一下,伊奈帆抬眼看向眼前坐的少数高层,来自各个国家,每个都怀着不同的心思,伊奈帆静默的垂下眼眸继续他的报告。

 
 

  「我会亲自监理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生活行为和所以有联络,他的才智若是利用在Aldnoah的研究上定能做出突破性的贡献,如此监禁于狱中是浪费了他的利用价值。交由我接管其生活,我会尽可能,不,是不会在看管他出现错误。」,报告结束,眼前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在原先宁静的会议室中听起格外吵杂。

 
 

  伊奈帆抬眼对上了当初交易的那人的视线,正如他们所约定,伊奈帆不会对他们造成麻烦,而他必须达成他的要求。

 
 

  一阵私语后是一片寂静,身在亮处的伊奈帆看不清起身发言的那人的身分。

 
 

  「对战犯今后的判决,因其已无构成威胁之隐忧将其释出,出于对战犯曾犯下的重罪之再犯堪忧,则令曾将其擒获之界冢少校监管战犯往后生活,详细条文将事后再发出,以上为对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之判决,没有异议吧,界冢少校。」 

 
 

  「是的,没有问题。」

 
 

  斯雷因还记得一星期之前伊奈帆对他说的话,当下他实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问他愿不愿意?斯雷因独自苦笑了下,他没有选择的权力,他对许多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他没有资格过像伊奈帆所说的普通、对他而言几近是美好的生活。对他而言正常的生活已是童年往事,而犯下了罪孽的他不配这样活着,从一开始他就应该以死来偿还,即使那是有些逃避的选择,然而伊奈帆却给了他如同乐园般的选项,好像他有资格这么活着,好似他没有伤害任何人。

 
 

  「你疯了吗…界冢伊奈帆…」

 
 

   斯雷因像是哭泣一般用双手捂住朝下的脸,双眼紧闭,不让眼里的脆弱露出。

 
 

   「不,我很清醒。」

 
 

  伊奈帆一进门便听见斯雷因的话,出于个性他平静的反驳回去,然后看着斯雷因慢慢将脸从掌中抬起,虽然脸上无泪,但伊奈帆觉得斯雷因好像哭泣一样。

 
 

   如同他所想。

 
 

  因此,他会将斯雷因从这样的黑暗中脱出。

 
 

   「斯雷因·特洛耶特,从明日起将于此处释放,加入Aldnoah研究,此后生活将由界冢伊奈帆进行监理。」 

  伊奈帆平淡的语调传入斯雷因的耳中,他伸手抢过伊奈帆手上明显给他看的详文规定,手忍不住的颤抖。

 
 

-此后以斯雷因·特洛耶特此公民身分存活- 

-不得与监视者界冢伊奈帆失联逾72小时- 

-必须加入Aldnoah研究团队听令于领导- 

-需定期向监视者或相关机关告知近况-

-不得做出危害地火关系之举动- 

 
 

  斯雷因的视线停在了最后一点上,一句话,包括了太多事,与火星军联络、向众人宣告自己就是当初那个罪行重大的斯雷因·特洛耶特,甚至是,再次与艾瑟依拉姆公主见面。

 
 

   他就是个十足的罪人,斯雷因笑了,是自嘲一般,痛苦不已的笑。

 
 

   伊奈帆微乎其微的皱了眉,再次拿过纸张。

 
 

  「斯雷因·特洛耶特,战争不是任何人的错这种天真话我不会说,战争是人类的欲望而造成的,无论是想要获得充沛资源粮食的火星,或是渴望力量的地球军。」,伊奈帆看见那头蓬松毛发动了动,他继续说,「又或只是想让瑟拉姆小姐能展露笑容而尽速争战的你。」,益或想与你一战存在私心的我,伊奈帆默默在心里想着。

 
 

  「你要说不可避免吗,那么多的人因我而死,又伤害了这么多人,艾瑟依拉姆公主、蕾穆莉娜公主,甚至是……」,斯雷因看向伊奈帆,看向他左眼上的眼罩。

 
 

   「你认为我有什么资格过上这种生活。」,我才是最不应该活下的那人,斯雷因在心中自嘲,「我已经没有未来了,不要继续花费时间在我身上,你是战争中的胜者,不应该来往于漆黑的地下。」

 
 

  伊奈帆了解斯雷因的意思。不要再来了,你要继续向前迈进。斯雷因是这么想的,然而伊奈帆并不希望如此。  

 
 

「斯雷因·特洛耶特,你想活下去吗?」,语气难得的激动,斯雷因有些惊讶的抬头与伊奈帆对视。

 
 

  「你说我不会懂的,这没关系,将我视为你新的存活目的,无论是以敌人又或是其他身分,将我当做你新的未来吧,为我而存活吧!」

 
 

  完全不似伊奈帆的发言,不曾显露在别人面前的模样,如今只为斯雷因。

 
 

   完全怔住的斯雷因脑中不断回响着话语,不曾有人对他说过的话,有些温柔,有些强硬,也有些温暖,好像当初带给他一切的艾瑟依拉姆。睁开眼,看见的并非灿金美丽的发,而是沉淀的赤瞳,充斥着平静。

 
 

  然后,斯雷因笑了,轻轻的微笑,美的好似精灵,让伊奈帆惊讶不已的微笑。

 
 

   「我知道了,我同意,只是…」,斯雷因垂下了碧眼,而伊奈帆随即接上,「无论你需要多少时间,我都会在你身边。」 , 如同当初的默契。

 
 

  「嗯。」,恬静的笑容再次出现在斯雷因的脸上,纵使经历再多,就算他已不再完全是从前的他,但斯雷因现在只想做回自己,哪怕要面对的是无法背负的罪孽。

 
 

  伊奈帆像前次一样提起了手中的袋子。

 
 

  他说:「我来接你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TBC

 
 

**

 
 

哦哦我历经了断网跟重病后终于把第一章给生出来了我好感动!! 

还有强大的校庆~好累人ww

 但是我还是生出来了

 在年底前生出来了!!! 

我明年会努力的更文的!!

 

 虽然感觉好像结局了(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但是应该、或许还是有续集的

 请关注我吧 

大家新年快乐。

 迎接2016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