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太中】凋零后花开

#狗血注意
#又双叒是很ㄧㄧㄧ久之前陀陀都还没出现的停战时期
#看到这个代表又是一年前的续写
能接受在看吧,以上!

ㄧㄧㄧㄧㄧㄧㄧ

  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在与敌人的交战中头部受到重创,躺进了黑手党医院重症室。

  虽说是躺进重症室但在恢复意识后他本人立刻回到了工作岗位,这中间也不过两星期不到的时间,可说是为组织鞠躬尽瘁,不愧对自己身为五大干部的身分。

  头上缠绕的厚重纱布在他坚持“会破坏帽子的美学”下全数摘下,但在回到岗位第三天就因为同一天第五次因为头痛停下执笔的手被尾崎红叶勒令回家休息。

  最后只来的及带上自己的手机就身无分文的被自家大姐和首领踢出黑手党大楼,只能走着回家。

  直到这里都没有人发现有任何异样之处,连中原中也本人也没有发现。


  中原中也走在大街上,虽说是个意外,但当那个高佻的身影映入眼帘时他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在人群中认出是那个男人。

  “喂,青花鱼浑蛋你还在外面游荡什么 ? ”中原中也没好气的大步上前,在看见太宰治身旁的白发少年时皱了眉头。

  “继搭讪女人之后是长的可爱的少年吗?你可以再人渣一点。”说到这里中原中也才上下打量了太宰治身上的衣服,“你这衣服又怎么回事,不穿一身黑了? 不是说黑色才是适合黑手党的颜色?”

  如果说太宰治一开始看到中原中也主动过来说话表情是一脸惊讶,那听到最后就是一脸的迷茫,抚额抬手让他停下,有些头痛的说: “等等中也,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然而中原中也也露出了一脸莫名奇妙,“我是让你浑蛋快点回总部办公啊。”

  同样在一旁从头听到尾的中岛敦终于没忍住开了口,“那个……中原先生您还好吗?”

  中原中也转头看了这个对他来说陌生的少年,本来想恶狠狠的质问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但看到那少年那不得不说讨人喜欢的脸蛋和有些不安的表情,还是下意识的放软了声调,“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见过面吗? ”

  于是乎,小老虎成了一尊呆愣的石像,脑袋像打结了不停想着“是我的脑袋出了问题还是中原先生出了问题 ? 还是说其实我在作梦 ? ”

  “中也你是脑袋坏了还是说这是什么整人的新把戏,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一点都不好笑。”太宰治脸上笑着但没有一丝笑意到达眼底,身为长年搭档的中原中也当然看的出来他的不愉快,但对“此刻”的他来说,自己说的话没有任何的不合适。

  “我跟你开玩笑干嘛 ? 所以你到底回不回去 ? ”他皱起了眉头看着太宰。
  
  啊ㄧㄧ头又开始痛了。

  “如果我说不回去呢?”太宰治勾起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没想到下一瞬那澄澈的宛如大海的眼眸一下与他缩短了距离,让他有深陷其中的错觉。

  “除了我把你带回去还能怎样 ? ”语毕,戴着黑色皮手套稍小的手拉起了太宰治大上一截骨节分明的手,二话不说的往他来的方向走。

  太宰治也不反抗,就让中原中也像牵孩子般拉着,反而是一旁看的不明不白的中岛敦急急忙忙的开口,“太宰先生 ! ? ”

  知道少年的焦急,太宰治不疾不徐的说 : “放心吧敦君,我很快回来。”

  听见对话的中原中也也回头给了仍在迷茫中的中岛敦一句话,“少年,我知道这青花鱼浑蛋脸皮长的是很不错,但劝你还是不要跟他走太近。”

  看着离开的两人的背影,中岛敦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真的是中原先生吗 ? ”




  “中也那算什么,宣示主权 ? ”太宰治低头看着他们相连的手,他们毕竟过去是搭档,最基本的身体接触总是有的,不过手到是真的没牵过几次。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的胡言乱语,“我告诉你,这两天大姐不让我上班,文件就交给你处理了,不要让我回来发现你到处偷懒。”

  “中也你…是终于成了傻子? 你是认真的要我回去? ”太宰治认为今天真的是自己近几年最多疑问的一天了,自今天跟中也遇上后自己除了提问什么也做不了,并且还得不到解答。

  “不然呢?” 中原中也放开手,眼下已经重新回到黑手党办公大楼前,要是继续跟这么大的一个人牵着手,他中原中也的面子可就挂不住了。

  驻守在门口的部下们原本看见自家上司回来打算上前告诉他尾崎红叶已经下了命令不让进,就别为难他们这些下属了,但看见他身后表情不是很好看的人时可说是立刻变了脸色。

  说实话,要挡在这个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面前是需要一些勇气的,但若自己没有上前阻挡下场恐怕会更惨,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拦住了有些娇小却有本钱嚣张的干部大人,手上的枪枝对准了他后方的男人。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中原中也皱眉。

  “中原先生,首领并没有下令让这个叛徒入内,就算您是干部也不能随意做主。”如果是被抓来的到还好,但这个前干部大人看起来就不是以被束缚的身分而来,要是就这么让他大摇大摆的跟着中原先生进去,上面怪罪下来指不定他们明天就是漂在海里的浮尸了。

  “啊ㄧㄧ你们说谁是叛徒?就算老子很不甘心输给他,但他才是干部,你们现在是拿枪对着谁你们清楚吗!”中原中也脸上已经明显的带上的怒容,对他而言,就算对象是太宰,干部的身分还是不容许被质疑的,更何况是这般的侮蔑。

  中原中也正要发作,太宰治手快的把人拉住,“蛞蝓你脑袋放清醒点。”

  他明白中也是很宝贝部下的,但该惩处时下手也不会手软,接着不理会在一旁咆哮“他妈你说谁蛞蝓啊死青花鱼”的中也,拿出手机拨号给尾崎红叶,没出几分钟守着门口的部下便接到放行的命令。

  无视了一路上看着他们错愕的眼睛发直的人群,太宰治在前方领头,中原中也安静的跟在后面,就像他们过去每次出完任务回来报告一样,只是如今少了两人打骂却和谐的声音,一切早在四年前便物是人非。

  “真是稀客啊太宰君,是打算回来了吗?”森鸥外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十指交差撑在下颔,绕是趣味的看着自己过去的学生。

  太宰治冷着脸,眼底有深沉的漩涡打转,最后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怎么可能。”

  侧过了身让后面的中原中也显露出来,“只是把你们脑袋出了问题的干部大人带回来而已。”

  显然森鸥外已经从尾崎红叶那里听说了中原中也的问题,收起了从容的样子看向也发现有什么不对的中原中也,“中也君……你看起来似乎有些疑问呢,有什么想问的吗?”

 中原中也犹豫了一阵正准备开口,首领办公室的门却再次被推开,“不如让我提问怎么样?”

  “大姐!?”中原中也惊讶的的回头,站在他身后的是身着华丽和服,散发着优雅贵气的女子。

  “喔呀,看来你没有太宰说的严重啊。”尾崎红叶温婉一笑,接着从容不迫的走到森鸥外身旁,“首领认为如何?”

  “请吧,红叶君。”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女子可以开始后便将背靠进舒适的大椅中。

  “那么首先,中也,你现在几岁?”换上了认真的表情,尾崎红叶开始提问。

  “22岁。”纵使不明所以,中原中也还是乖乖的回答了,中途还瞄了一眼身旁的太宰,似乎期望能够从他认为的“搭档”脸上看出个所以然,可惜还没等他看出个什么尾崎红叶又接续着提问。

  “你上次受伤还记得是因为什么任务和什么人吗?”

  “两星期前出任务去歼灭一个在暗地里活动很久的组织,几乎处理完所有余党时被从死角攻击头部,攻击者是其组织的首领,他是该组织目前唯一幸存者,异能力可影响记忆”

  尾崎红叶想起了太宰治方才在电话里说的话“ㄧㄧ中也好像有些记忆障碍啊大姐,他现在拉着我在总部门口,正准备修理那些拿枪对着我,尽忠职守的部下们喔ㄧ ㄧ”,蹙眉又问, “中也,最后一个问题,太宰治是谁?”

  看着在场所有人凝重的表情,中原中也已经感觉到自己所认为的“真实”,似乎已经被逆转,但除了如实回答别无他法,“太宰是……双黑之一的我的搭档,现任五大干部之一,黑手党内史上最年轻的干部。”

  阳光自厚重窗帘的间隙洒落,透进来的光束是金黄的,浮动于半空的尘埃无声的投下自己的影子,空气寂静的令人窒息。

  “中也,太宰在四年前就已经叛离黑手党了,他现在是侦探社的社员。”尾崎红叶打破了片刻的沉寂。

  “什ㄧㄧ,等等红叶姐,您说太宰?这个男人?”他比在场所有都要了解太宰,他们自十二岁认识至今,一起相处的时间他要说自己排名第二那整个黑手党没人敢说第一,然而他所深刻知晓的太宰治,这个心中全然黑暗的的人,如今离开了可说最佳归处的黑手党!

  天大的笑话与不可能发生的事。这是第一个浮现在中原中也脑海里的句子,然而所有人严肃的表情都告诉了他这不是什么玩笑。

  难得的,中原中也有些慌乱。就算是在险恶的作战中他也不曾感受过一如此刻的无助。

  他转过头看向了太宰治,“离开黑手党?就你太宰治这种货色!?”

  中原中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语气中的颤抖,但他看见了他所熟悉的“太宰治”的眼神ㄧㄧ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宛如在看的只是一个物件,那是他过去的表情。

  等等!什么“过去”,他不是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吗?

  中原中也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他对某些事依稀有印象,但当他试着回想时却像被薄纱蒙住眼看东西一样,模糊不清。

  然而做他们这行的,大多只相信自己眼睛所见,不然丢掉小命也不用几天,中原中也也不例外。

“看看你现在的表情,你能说你像脱离黑手党的ㄧㄧ”

  “啪!”

  极为清脆又响亮的巴掌,一切只发生在一瞬之间,太宰治的手甚至还悬在半空,中原中也的脸被打的偏了过去,而白皙的皮肤立刻变成令人心疼的大片红肿,冰蓝色的眼里满是错愕。

  尾崎红叶快步上前揽住了中原中也的肩膀,一手俐落的从伞柄中抽出了细剑顶在他的咽喉前,“小鬼,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她宠着中也这是黑手党上下都知道的,纵使在训练时严厉,但她平时是将中也捧在手心里宠的。而现在居然在她眼皮子底下打她的孩子,若非是太宰治,她肯定已经手起刀落,让头颅永远与身体分家。

  然而太宰治一丝余光都没有放在尾崎红叶身上,鸢黑的的眼睛看着还没回过神的中原中也,“像弃犬一样吠叫也该适可而止,自己清醒点别丢人现眼了。 ”
  
  中原中也像是听见什么,全身颤栗了一下,站在他身旁的尾崎红叶感受的最为清楚,然后,中原中也收拾了有些狼狈的表情,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该有的冷静,但论谁都看的出那双眼中有着无法明说的复杂之色。

  他转向了森鸥外,“十分抱歉,在您面前失礼了首领。”

  “没关系,中也君。我想你需要一点时间调适,给你三天假期吧,回来之后你依旧是我的干部。”森鸥外看似仁慈的给了人调适的时间,但实际也是在告诉中原中也,把自己的立场弄清楚了,若是有一丝对黑手党的背反ㄧㄧ结果不言自明。

  “好的,十分感谢您,首领。那我今天就先离开了。”说着后半句时他是看着尾崎红叶的,扯出一个微笑示意她不要担心,接着踩着有些虚浮的步伐退出了首领办公室。

    “我想这里没我的事了,我就先走啦。”太宰治再次勾出具欺骗性的笑容,明明在场者都知道他的为人,就不知道他想欺骗的是他人还是自己。

    “等等,太宰君。”

    森鸥外一改原先懒散的姿态,从座位中将自己撑起来。

    “我有一件委托,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下?”


    中原中也回到家,脚步不由得有些蹒跚。

    整理一下思路,也就是说目前情况是他可能中了敌人的异能力,导致记忆错乱,现下的太宰治不再属于黑手党,而是隶属一个叫“武装侦探社”的组织,并且脱离一切罪名,走出他们这个黑暗的世界,而他自己则接任了太宰的干部一职。

    对比一下自己脑中的记忆,在他记忆中,太宰治和他一起走过了这四年,他依旧是干部,而他们还是搭档,在他印象中也没有武装侦探社这样的组织存在。

    “也就是说,只有太宰治离开黑手党的一切相关事项都被篡改了吗……”

    正当他坐在沙发上苦恼真相时,玄关门突然被大力推开,“碰”的一下撞在墙面上,接着回弹些许,从那里现身的是穿着驼色风衣的太宰治。

    “呦,晚上好啊中也。”

   那个男人笑的像得了糖的孩子。





tbc.(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

你们没猜错我就是因为玫瑰香水还没写完来混更! ! !
请让我厚颜无耻求评论!

评论(6)
热度(46)

自己開的坑,出坑了哭著也要寫完

© 玄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