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吳邪生賀】我们都在

今天是我们天真的生日,祝福他一切顺利。
我们还会有下一个珍贵的十年。
生日快乐!

01

    死亡或许不可怕,应该说不那么可怕,可是在面临直白的死亡时我还是略带惧怕的,惧怕的是我走后父母会怎么伤心,胖子和小哥接着会怎么样,而更多的是不甘,我还不想就这么放弃,相处至今我还想多和他们再走一段路。

02
    又是一年,正是开始收年假的时间,可对我来说年假只是个许久前曾经存在我生活的名词。

03
    逃过一死,姑且这么说好了。

    可我想我也不会长命百岁,出来混总要还的。但我现在只担心瞎子把我全部的锅都烧糊,还有胖子把邻居气死让我在村子里的形象更黑,还有小哥……,让我缓缓,不然我怕我死于中风。

04

    “啧啧,这天空颜色,北京出现蓝天简直难得,你说是吧天真。”胖子捶了下我肩膀,但其实胖子只是受不了车内的静默,只是想开口接着闲扯。

    “行吧你,再忍一下,讲了一路喉咙不干啊。”停个红灯再右转就到目的地了,也可以说是小花订的饭店。

    “胖爷我快憋不住了,闷了这么久一会放屁能熏死你们。”胖子表情狰狞了一下,感情是真憋不住肚子疼,我赶紧让师傅开快些。

    到了饭店胖子一跳下了车,接着我就看他问了前台什么之后点头一溜烟就不见了。

    付了车钱,我打了个电话给小花问订位,谁知道另一端是无人接听,还没反应过来小哥拍了拍我的肩头,直指楼上,又指了饭店门口的介绍招牌。

    招牌上写着12楼,景观餐厅。

    是小花当初告诉我的名字,接着张起灵直径走过我按下电梯,几步跟上,想了想胖子肯定知道要上去,而且谁知道他拉个屎要多久。

05

    “卧槽,小花这么牛逼包场了啊?”心里难免惊讶,也难怪秀秀当初叫我们一定要穿正装,显的逼格一些。

    “景观不错啊。”见没人到,我走到窗边看看这新盖的楼看下去是什么风景,出乎意外这附近绿化做的挺不错,看上去还真有点看头。

    “唉,小哥你也来看看,挺漂亮的。”谁知道张起灵一眼看过来,突然有种被当孩子看的感觉,天知道我多少年没被这种眼神看过了。

    知道你什么风景没见过,我就不能分享一下兴奋啊。脸垮一半,换上一副你就不能配合一下的表情,心里吐槽的挺认真。

    又是一阵寂静,早就习惯这种安静,更可以说这是一种习惯的安心,谁知道小哥却开口了。

    “吴邪。”

    我转过去看他,空气有种不知名的窒息感。

    “你想过你会死,却没料到这么早。”他不带反光的眼睛注视着我,整张脸在阴影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又是一片沉默,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不过他似乎没有要听我答案的意思,自己接着说。

    “我注定看着人离开我。”

    听见这话我一时之间涌上很多情绪,愤怒、恐惧、悲伤、惋惜,以及释然。

    愤怒源于宛如被踩了痛脚的无能为力,恐惧源于我所熟知的这个朋友,不知道他会活的多久,悲伤源自我什至不清楚,如果我们都走了,还有谁记得他,惋惜,源自他得看着我们到头,而我有某种肯定,他不会想忘记。

    而释然,因为哪怕我再想,我无法做更多,并且,我无法活到原先最多能陪他走的时间,那我期望我能活的更久些,这就是我能做的。

    我想小哥看出了我的反应,刚巧,这时午后的阳光透出云层,轻柔的打在他脸上。

    微笑自嘴角勾画,勾勒出我们的这十多年,宛如花一般,每一朵开出的花都代表我们共渡生死,彼此信任,一路走来,那是一种默契,不需要多说任何一句。

    “但这次我会尽可能的挣扎。”

    突然他又说。

    我惊讶的看着他,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耙了下头发掩饰嘴角上有些热的眼睛,真是老了,管不住泪线。

 

06

    “胖子掉坑里了啊,这么就都没上来。”说着我掏出手机,刚拨出号码,整个厅堂突然断了所有光,只能凭借外头快要夕暮的光看里面,谁知道一只手捂住眼睛,世界黑了下来,安静了下来。

    我本来还想喊两声,但脑袋意识到他们整我呢,就任人捂着眼。

    果真,没过几秒前方就出现脚步声,手放开了,我看着眼前的光景一时梗了一下。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胖子推着餐车,上头有个特别精致的蛋糕,还用巧克力笔写着“天真,长命百岁。”,小花跟秀秀就站在旁边,黑瞎子跟苏万站另一边,连二叔也在,还有砍肩跟几个一路过来的伙计,爸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北京,居然也在。

     “你们合着整我呢!”嘴巴骂着,头忍不住往上抬,就怕眼睛里的水不争气的掉出来。

    “胖子你根本不是去厕所吧,你他妈去前台是问小花他们在哪吧!还有小哥你居然帮他们瞒我!”我眨了几下眼睛,肯定红着,但总比一把年纪还哭好。

    “嘛你就别跟他们计较了,赶紧的许愿切蛋糕吧!”秀秀走到我旁边,挽上我手臂拉着我到蛋糕前面。

   我看着在场的一张张面孔,多少年走来的画面历历在目,以前没空闲跟心情过生日,现在他们都到了场。

    没有潘子在身后推着走的第十三年,三叔依旧没出现,但我肯定很靠近真相了。

    张起灵从既定命运里脱出的第三年,我们互相依靠,还要走下一个十年。

    吹熄了蜡烛,秀秀跟苏万和几个年轻一些的小伙子催着许愿,我眼神转了一圈,最后对上了张起灵的,我不禁笑了出来,然后闭上了眼ㄧㄧㄧㄧ









07

你执一把纸伞,自西湖畔烟岚走来,

藏花,

沙海,

十年后故人归来,

你仍是我们心尖上的天真,

祝福你和你的朋友们,一切平安顺利。






end

评论
热度(8)

墨上人如玉,我要養柯基

© 玄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