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白

【太中】La Rose Parfum (上)

La Rose Parfum其实就是玫瑰香水的意思
这其实是我一年前的存稿然後接著寫……

剛剛忘了 是里头中也唱的歌

bgm Don't stop the music 

#双向暗恋
#很ㄧㄧ久之前的停战期间(那个时候陀陀都还没出现呢) 
如果接受ok再看吧,以上!

01

  最近太宰治身上总带点香水味,这是侦探社全员都知道的事情。

  因为是太宰治,所以并不稀奇,全侦探社上下也都知道。

  但奇特的地方有两点,一是平时只剩淡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味道最近却明显了起来,让人不禁认为太宰治最近生活过得有些“ 滋润”,二是本来那些甜腻的让人明白是某个女人留下的味道最近却变了,变成较为中性的味道。

  根据拥有敏锐五感的中岛敦的话就是: “ 太宰先生吗?一开始是果香味,后来变成了花香。嗯…我分辨不太出来有什么花,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有股好闻的玫瑰味。”

  因为这人是太宰治,所以不外乎所有人都认为只是他最近相处的女人使用的是中性香水而已,或许还固定了伴侣也说不定。

  正值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停战期间,芥川龙之介可说是来往于两者间最频繁的人,自然太宰治身上带着香水味一事他也知道。

  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连带的黑手党上上下下也都知道这个前干部天天带一身香水味到处跑,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毕竟无关自己的痛痒,众人还是乐的在饭后茶余时拿出来说嘴。

  这也导致了当中原中也自连续两天不眠不休的出差回来后,一开始的“太宰治身上最近总带着香水味”变成了什么“太宰治最近被多个女人包养” ,还有“太宰治最近改变了喜好也开始对男人出手”之类。

  他一边腹诽着这么八卦你们还记得自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手党吗,一边觉得心里有些堵,但在向森欧外报告完后他还是两眼一翻表示ㄧㄧ老子要回家睡觉。

  隔日一早中原中也被蓦地响起的铃声吵醒时他是千百个不愿意,前一晚回到家洗漱完,带着撑不开的眼皮倒在床上时已经凌晨三点。

  累积两日的疲劳让他充满了怨气,可在看见来电人时他只能收起他的不满。

  “首领。”哪怕是透过电话,那因低头而垂落的橘红发丝也足够显示他的恭敬。

  “中也君,抱歉啊虽说你今天应该是放假的,但是有紧急任务,而且只能交给你,可以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吗?”森欧外难得爽朗的声音自话筒另一端传来,他不禁有些不好的预感,但仍是应了下来。

  洗漱并打理好自己后驾着爱车到那青蓝的高耸建筑,下车后立刻直奔顶层办公室。中原中也推开办公室木门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森欧外正兴奋的将手上的洋装捧到爱丽丝面前,当然她很是不快的撇开了头。

  对这习以为常的互动无言几秒,他以适当的音量开口 :“打扰了,首领。”

  “中也君你来了啊,欸ㄧㄧ爱丽丝酱别走啊。”森欧外丝毫没有任何不自然,反倒是在小女孩跳下他膝盖时发出了不小的哀号。

  “呐,中也,你听说了吗?”她一边以带着一丝兴奋的丽致小脸看向中原中也,一边让森欧外羡慕的拉上他的手。

  “妳說哪一件事?”嘴上这么问,但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个底ㄧㄧ毕竟昨天连安分的部下一看见自己也用同样表情说了那个八卦。

  “欸~中也不知道吗?就是太宰最近每天都有不同的美女陪他一起共度春宵的事啊。”爱丽丝一脸无邪的说出有些刺激的内容,完全忽略了在后方的森欧外崩溃的哀号着:“是谁教爱丽丝酱这些事情的,我可爱的爱丽丝酱……”

  “……那个人渣这么风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想没有什么奇特的。”中原中也平淡的说着,实则心里动摇的不得了。

  这次有些不一样,沾染上明显的香水味,而且还趋近固定的味道,这还是第一次。

  “是吗 ?”爱丽丝带着一脸深意的盯着他,嘴角勾起了微妙的的笑容。

  总觉得那笑容有些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来。

  “就只是这样。”那双好看的蓝眸一瞬出现了阴霾,下一秒迅速恢复原样,“所以首领说的紧急任务是?”

  说是紧急任务但首领到现在还在与爱丽丝笑闹,这说明了事态除了并不紧急,还有,任务内容八成是会令自己不快的东西。

   例如,和太宰治一起执行任务。

  因此当中原中也浑浑噩噩的走出那偌大的办公室时,他突然想起那熟悉的笑容在哪看过。

  就跟每次太宰等着看好戏时的笑容一样。

02

  “蛞蝓不愧是蛞蝓,连基本的守时都做不到啊。”微翘的黑发在风中柔软飘动,太宰治用平时对女性百般温柔的眼脸,尽是嘲讽的对着中原中也。

  “见鬼,死青花鱼我明明是准时到。”中原中也甩上车门,大步走向他。

  或许是有些兴致高昂,太宰治提早到了约定地。

  算准森欧外不会放过在休战期间能利用的所有资源,他特意让政府方得知近日在横滨新起的小势力,以及该组织最近要进行的交易地点与时间暴露,因此委托侦探社处理。权力被挑衅的黑手党也不会放过这个扫荡的机会,进而与侦探社提合作。

  而最适组合,自然是自己和中也了。

  “嗯,是吗?”太宰治笑笑的看了下时间,假装惊讶的抬起头: “真的啊,原来我早到了。”

  中原中也蹙眉,搭档这么多年太宰治这毫无诚意的演技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又在打什么注意 ?”

  语气不快,脚上的小牛皮鞋也连带被他踏的踢踏作响,终于站定在太宰治前方,不出所料,被传的天花乱坠的谣言中心主角,现在就带着一身的中性淡香水味。

  “我哪有打什么主意呢~时间快到了我们还是赶紧来商量对策吧。”一语未尽,太宰治习惯性的想拿起中原中也的帽子恶作剧,不料指尖都还没摸到帽沿,就被从手背狠狠拍开。

  “反正你什么时候听进去过我的对策了,自己爱怎么决定就怎么决定。”中原中也用鄙视的可以的眼神配上冷若冰霜的脸,瞥了他一眼便大步流星的走开。

  他这是,哪里惹到小矮子了?

  太宰治不解,他今天分明什么都还没干,虽说他确实喜欢捉弄一撩就炸的中也,但平时生气起来就把他往死里打的人今天却是冷不丁的对他冷的不得了,这只表示一件事ㄧㄧ中也已经气极到连跟他说话都不愿意。

  太宰治有些苦恼,他的计画连第一步都还没开始就先乱套了。

  中原中也压低帽子,脸上表情却不似刚刚挥开太宰治的手时那般冰冷,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困窘。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那么些不甘心的感觉,那好闻的玫瑰味萦绕在太宰的身周,像在彰显无数美人在他身边度过一个个春宵时光,而他这个至少搭档了八年有的搭档,对太宰来说却连让他停下脚步看一眼的价值都没有,四年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带着皮手套的手攒紧着发出摩擦声,好看的唇抿成一直线,冰蓝的眼瞳再次凛冽起来。

  港口无人的仓库,中原中也蹲伏在堆叠的货仓后等待太宰治的指示,距离情报上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森欧外的命令是在和太宰一起处理完交易的人马后查探他们的据点,直接扫荡,不留活口,搜集完该拿的资料结束任务,资料传至黑手党的资料库,善后交由别人处理直接下班。

  正好今天跟太宰遇上,心情差的很,正打着下班后直接去酒吧喝上两杯的主意,耳边便传来太宰的声音。

  “中也。”

  中原中也不禁怨怼起组织发派的装备品质,富满磁性有些低沉的嗓音毫不失真的传来,令他自背脊打颤了下。

  “干嘛,死青花鱼。”他拍了拍手臂上起的疙瘩,没有打算给太宰好口气的意思。

  “嘛,中也不要这么大脾气,今天任务结束后跟我一起去喝一杯吧。”太宰治边回应边盯着手机面板上的时间,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些紧张。

  “我为什么要跟你这只青花鱼一起喝酒啊 ? ”中原中也毫不客气的用嫌弃的语调回应,沉浸在自己那闷闷不乐的情绪中。

  “中也等等不是要扫荡敌方根据地吗,我一起帮忙不是能更快解决吗,就当报酬让我一起吧。”薄唇在中原中也没看见的地方勾起了好看的微笑,“嗯,中也? ”

  “……切,就算我说不要你到最后还不是会跟来。”对面通话的人显然做出了妥协,令太宰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听见满意的答覆这才专注于即将开始的任务上。

  “那说好了啊中也,今晚就我们两个一起啦。”听见这句似乎话中有话的句子,中原中也一反常态没有多加深究,只是一个劲的沉默。

03

  中原中也试图厘清自己对太宰治所抱有的感情是什么,思考到最后可说是终于得到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原因ㄧㄧ虽然不想承认,他依赖太宰治,他已经习惯太宰在身边守着他背后的感觉,然而太宰四年前毅然决然离开时,他无法说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话。

  太宰从呼吸到攻击都对他了若指掌,而他也同样,他没有挽留,不是因为没有资格,而是因为对两人来说,“搭档”,这个存在所富有的质量完全不相等,以不等质的关系来挽留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他明白不会成功。

  他对这个决定并不后悔,至少没有挽留就不会因为被拒绝而落入深渊一样的孤独,不会在夜晚蜷缩在被窝里感到不甘,他中原中也一样能维持他的骄傲不驯活下去。

  他曾祈祷过终其一生都不要再遇见太宰治这个人,可他们又再一次相遇,以他最不想看见的形式ㄧㄧ那个活在他记忆中的人走入了与他背道而驰的光明,他好不容易习惯了独自一人驰骋于战场,但那个令他安心的身影却出现在他身前,带着他没看过的笑容面对他如今的同伴。

  或许自己是有些寂寞,他不否认与太宰再一次的合作是无比畅快的,在那个当下,他相信他过去的搭档,无论如今是否是敌人。

  啊啊ㄧㄧ中原中也,你其实想呆在他身边的吧,你羡慕能理所当然的和他在一起的人吧。

  他明白这就是在失去了搭档后的四年,他所得出的结论。

  “所以说中也你到底在想什么居然在战斗中走神,你以前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中原中也在战斗中走神所付出的代价就是挂彩,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但可说是千钧一发,子弹就堪堪擦过中原中也的侧颈,再往里偏一吋就能开一个血洞,他宝贝的颈圈也因此断裂,在白净的脖颈上留下了明显的血痕。

  太宰治有些不满的眯起眼,他的对策里可没有让中也受伤这种事,但事情就这样发生,让他无可厚非的惊讶了那么一瞬。

  “切,要你管啊。”在夕阳的投射下,长长的眼睫在眼下留下一片阴影,也让太宰治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行吧中也说什么就是什么。” 勾起了一个笑容,在脑内再次跑一次计画流程,默默的为自己比了个计画通的手势。

  中原中也抬眼就看见太宰治笑的灿烂的脸,忍不住一阵恶寒,“死青花鱼笑这么恶心干嘛,到底去不去喝酒啊!”

  “当然去~中也请客吧。”

  “他妈谁要请客啊!”

  
  “ 96年的Chateau d'Yquem ,麻烦了。”中原中也拿下宝贝的帽子置于一边的吧台,披风和短外套也脱下挂在椅背上,太宰治从侧面看能看见中也漂亮的喉结弧度,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掌食指交握在一起,贴身的马甲凸显出那精瘦的腰身。他上身前倾,后背凹陷下去,蝴蝶骨像是要破开皮肤展翅一样凸显了自己的存在,再向下看去,包裹在黑色窄西装裤的臀部和比例异常好看的腿交叉着隐没在阴影里。

  “波本,冰加多一点。”满意的用眼神上下欣赏完前搭档漂亮的身躯,太宰治这才向台前酒保点酒。

  “真是难得啊,中也你居然选喝甜白酒而不是红酒,而且还是这种价格高,浓度也不低的贵腐霉酒,啧啧,当上了干部消费能力就是不一样啊。”他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感叹了下。

  “哼,侦探社的薪资微薄的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吗?”带着嘲讽的笑容轻哼了一声,中原中也把酒保递上的酒杯接过,看着半透明带些金黄的液体注入其中。

  “哈哈,中也你要知道,钱财乃身外之物,踏实赚踏实花才是其中意义不是?”太宰治在脸上堆起刻意的笑容,拿起刚来的酒杯轻晃,成块的冰球击上杯壁,如铃铛叮咚响起一样清脆。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中原中也想。

  如果是初见的人肯定会因为那双好似深情的桃花眼和如沐春风的笑容而相信他所吐露的每一句,然而他已经和他相识太久了,久的在他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的反应竟是疲惫。不是因为应付他整人的把戏(虽然他也不否认),而是对于费心思去猜想那张笑脸后的真义,累了。

  “闭上你的嘴吧,本来就是为了换个心情才点的,继续听你讲酒都要变难喝了。”瞟了身侧的人一眼,倒是没像平时一样接着骂。他有自己的打算,至少在两社能和平相处的时间内,他要剥下太宰脸上的面具,并一次将关系整理清楚。

  反而是太宰治笑容顿时僵住,默默的转回去玩弄杯中的冰块。

  中也今天太不正常了!不仅在战斗中恍神,连平常一定会上来掐架时机居然冷静的不像话,肯定有哪里不对!

  于是,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计画自信到不行的太宰治很严重的动摇了,仔细想来,中也今天实在是有太多反常的地方,该不会ㄧㄧ!

  “老板,主唱说他塞在车阵里赶不来!”打断两人之间沉默的是店员和酒保焦虑的对话。这间酒吧每星期有一天有驻唱歌手,大多唱爵士或抒情,这也是为什么中原中也钟爱这间店的原因。

  “老板。”中原中也打断了商讨靠着纯伴奏撑过去的两人,有些跃跃欲试。

  “不嫌弃的话,让我上去唱一首吧。”

04

  酒吧内的灯暗了下来,略带鹅黄的光线刚集中到正中央的圆形舞台,太宰治便看见中原中也轻巧一跃跳上舞台。中也刚刚把短外套脱了下来,当然,没忘拿他珍爱的帽子,此刻他站在舞台上,贴身的马甲和窄裤将他身上的所有美好曲线暴露在众人视线下,张狂的橙发被灯打的在周围起了光晕,冰蓝的眼瞳中满是兴奋的和身后的伴奏沟通。

  太宰治有些危险的眯了眼,他想起过去中也少数在聚会中开口唱歌的模样,耀眼的令人移不开视线,若非身在黑手党里,中也已经是个成名歌手也不一定。但是,他并不喜欢和人分享应该要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一根发丝到一声吐息都是。

  中原中也回到台前简单试了音,并戴上帽子作为准备,帽沿下的阴影覆盖住那夕色的头发和大片面容,包括那双漂亮的眼睛ㄧㄧ太宰治这才满意一些。

  向后打了个响指,吉他的弦音开始回荡于室内,而开口的第一句,中原中也惊艳了全场。

  他的嗓子本就好的令人羡妒,平时说话时略低的嗓子就透着磁性,唱歌时更是故意又下压了一阶,听起来慵懒之间带着不可忽视的性感,让听者全身上下的毛孔都为其颤栗。

  而当所有人仍震慑于那过于有魅力的歌声时,歌词已经兜转到歌曲A段末端,或许现场能反应过来的只有太宰治一人而已了。站在舞台上的中原中也是这么认定的,毕竟那不能再熟悉的视线正灼热的黏在自己身上。

Your hands around my waist(你的手环着我的腰)
Just let the music play(就让音乐播放)
We're hand in hand我们手牵着手)
Chest to chest(胸贴着胸)
And now we're face to face(此刻我们面对面)

I wanna take you away(我想带着你走)
lets escape into the music(让我们逃进音乐中)
Dj let it play(DJ让音乐播放)
I just can't refuse it(我无法拒绝)
Like the way you do this(就像你所做的一样)

  中原中也向来都是极具行动力的人,不然也不会仅次于太宰第二年轻当上五大干部,既然决定有所作为,他也不再犹豫。

  歌曲进入了间奏,中原中也朝着灼热视线的那端勾起了挑逗的笑容并抛了个带有邀约意味的眼神,把那张面无表情却带着不知名怒意的脸孔收进眼底。

  他在心里笑了。太宰治,你也不过如此。

tbc.

因为我一年前只写到这里
所以下还要等等
给我几天写……

评论
热度(28)

今天起我不刪文,發之前要過腦

© 玄白 | Powered by LOFTER